您所在位置:首页\教会期刊>> 阅读:传道人如何在婚姻家庭当中顺服神
 
传道人如何在婚姻家庭当中顺服神
来源:《教会》期刊   作者:邵长玉
 
文章名:一个年轻传道人如何在婚姻家庭当中顺服神[1] 
原作者:邵长玉



第一点体会:在选择配偶、爱配偶上要顺服神 


服事这些年来我体会到,我们年轻的传道人为什么不能真正地牧会呢?关键的问题就是不顺服神,体贴肉体。我们的肉体真的太大,这尤其体现在我们的婚姻家庭中,首先一点,就是选择配偶时的标准和要求。 


我觉得我们年轻弟兄们的通病,就是看外貌,只有很少的人例外。我自己也是属于看外貌的。对我来说,在择偶上别的都容易交托给主,这点却不愿交托。我愿意找一个我觉得好的,不是主觉得好的。所以,我挣扎得厉害。我为婚姻祷告了13年,我不觉得这是我的功劳,而是神要破碎我的那个“不愿意”。 


有一次,我写下对未来妻子的十条要求,比如很会弹琴、城市户口、高矮适中等等,最要紧的是让我看着很舒服,不是很难受。后来,主似乎怜悯了我这软弱的人,我找到一位几乎完全满足这十条要求的妻子。但直至我结了婚才发现:人无论如何计算都有漏洞,还是让主自己成就比较好;而且,婚姻中不能有私欲,否则就算神把他所预备的赐给你,你都无法享受在其中。 


我跟妻子恋爱前,她就告诉我,别看她外表很温柔,其实很有自己的个性。当时我觉得,她是谦卑而已,我从没见过她生气。后来恋爱结婚了我才发现,她说的实在是真的。我从93年开始服事,03年结婚,这十年我不记得跟人闹过别扭,结果恋爱结婚后都补上了。我跟妻子生气,常常是越不该生气的时候,越是生气。比如:我们要去服事了,出家门前常会生一次气再走;等到我们服事完了,进家门后可能又会有不愉快。服事前生气,让我们服事无力;服事后生气,又似乎在证明自己能说不能行。 


有一次我们在去教会的路上,我不小心得罪了妻子,她很生气,甚至无法接纳我的道歉。直到进了教会,妻子还在生气,而我自己那天也很生气。还好我们教会在正式礼拜前有半小时的祷告会,我就坐在那里祷告,又难过又埋怨。我心里说:“主啊,为什么我祷告了13年,你却给我一个这么容易生气的人?”那天我特别地灰心,我心里想:完了,再这样下去,我们教会就完了,教会就毁在这个好生气的女人手里了。我当时认为这都是我妻子的问题,于是我使劲地祷告,甚至流泪祷告,竭力求神速速改变我的妻子。祷告了一会,神的话突然临到我,圣灵让我想起一节经文:“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看起来这句话跟我祷告求主改变我的妻子是毫无关系的,但是这实实在在是我俩闹别扭的根本原因。神光照我:你娶了一个妻子以为是找了一个保姆吗?没结婚以前她洗一个人的衣服,结婚后她要洗两个人的衣服;没结婚前她做一个人的饭,结婚后她要做两个人的饭;没结婚前她拖一个人的地,结了婚后她要拖全家人的地⋯⋯下了班还得照顾你。神一光照我,我发现自己是十足的大男子主义,没服事妻子,只是把妻子当做一个理所当然的服事者,这实在是自高与自私的表现。神这样光照我的时候,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我说:“主啊,你赦免我。从今天起,我要开始服事了。” 


从那天起,我开始学着做饭、拖地,帮助往洗衣机里扔衣服。一个月后,我跟妻子一起散步,妻子说:“你有没有发现,我们一个月没有闹别扭了?”所以我深深感受到原来真是自己的问题。 


后来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有一段时间,我们一家三口住在教会的一个聚会点里。我们那个聚会点天天有聚会,早上有早祷,晚上有小组,主日还两场。实际上我完全没体谅她,一个姐妹住在如此高频率的聚会点里非常不方便,她甚至没有任何自己的空间。有时候孩子会小便到地上,她就得擦,擦又擦不净,所以有人说她不会带孩子,她的压力就更大了。压力大就会发泄出来,她又不能跟弟兄姐妹发泄,只好发泄在我身上。所以那段时间我们又开始不愉快。我觉得又出问题了,又开始埋怨:“主啊,怎么回事,我祷告了13年,找了这么一个妻子。” 


有一天,我在小组里分享自己的难处,甚至说:“最近我的妻子特别被魔鬼攻击,老跟我生气,请大家为她祷告。”大家就一起为她祷告。祷告完了,我就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家了。回到家里,我们俩又起了很大的冲突。那天我难过极了,找了个垫子去客厅祷告,我觉得最近的冲突真是我妻子的问题,是她太属肉体了。我迫切祷告,求主改变她,赐她温柔。我大概祷告了有一个多小时,神的话又临到我。神说:第一,你完全不感恩,你有为你的妻子感恩过吗?第二,你看看你,一点都不爱她。我一听,完了,这又是我的问题。确实,我这段时间真是太埋怨神,太埋怨妻子了。不知怎么回事,“宁可住在房顶的角上,不在宽阔的房屋与争吵的妇人同住”这句经文老盘旋在我的脑海里。我心里充满埋怨,当然就没有感恩,也更别说爱妻子了。我发现我在哪里责备神,就在哪里被神责备。被神光照之后,我就开始调整,开始悔改,才发现自己又无知又骄傲又自义。当神开我的眼睛时,我看到虽然我是软弱的,但神的恩典实在是大的,是足够我用的;神没有按我的软弱待我,他赐给我的远超过我的所求所想,而且是真正合适我的;我觉得妻子的爱心比我更实在,受苦的心志比我强得多,在重大压力下也极能承受⋯⋯主是对的,我太没有感恩的心了。 


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跟着主的人,家庭是非常大的挑战。如果家庭搞不好,事工就塌了。我每每跟妻子发生不愉快的时候,完全没有力量服事、没有办法工作。我常对比我年轻的未婚者说:你们选择配偶的时候绝不要再像我以前那样,列那些外在的条件,什么恩赐呀,相貌呀,而忽略了里面的温柔、谦卑、能够担当;如果你只看外貌,你肯定要被造就,被对付。神看到你里面的私欲,不会听之任之。现在我很感恩,我的婚姻蒙神的保守,越来越好了,这是主的恩典。主也常提醒我:既然结婚了,你就要和妻子彼此相爱,没什么好考虑的。必须往爱那里走,不用去想别的,妻子爱不了的话,爱别人也不太实际。我也体会到,家庭搞不好,丈夫是要负主要责任的,丈夫是头,头往哪跑,身体自然就往哪里跑。 


我也觉得现在有些流行的教导是我们年轻人要小心的,比如“家比教会重要”这观点在教会很流行。我们年轻的传道人很容易受这观点的影响,往往看家比教会更重要。我承认家当然重要;但是,没有教会的话,你也很难有家,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家是神建立的,不是我们自己建立的,所以,我们得顺服神,让神来建立我们的家。我们年轻传道人若打着照顾家庭和孩子的幌子,而忽略主的教会,就太亏欠了。我们传道人所做的服事,若还没有一般弟兄姊妹服事得更多,这是太亏欠神和弟兄姐妹了。过于体贴家庭,弄不好就是体贴肉体!所以我的感受是:别让自己的肉体硬当家,真的要舍己。先求神的家,才能建立自己的家。 


第二点体会:在对付罪上要顺服神 


我们年轻的传道人或者弟兄姐妹,谈恋爱的时候要当心,越“火热”的人往往越容易跌倒,越容易婚前同居。为什么呢?因为越热心的人,往往越“禁欲”,平素对自己管得很严,但是你周围的世界却是淫乱的,电视天天讲恋爱就是肉体关系;所以一但恋爱了,就忽然放松了。从拉手就逐渐过渡到接吻,然后可能控制不住就会发生性行为。所以人要警醒祷告,要做到不给魔鬼留地步,除了祷告和警醒之外,没有别的办法。 


我和妻子在约会的那段时间,除了吵架之外,很过激的动作都有过。我总觉得每一次约会都很污秽、很软弱、很失败。其实过来人早提醒过我们,约会的时候两人不要去一个房间里面。我当时并不以为然,我觉得只要好好“祷告”就一定没事。我们只要单独在一起,常常都会做个祷告。结果怎么样呢?还是很失败。现在回过头来看,那时候我真的是太幼稚了。一边“祷告”,一边给魔鬼留地步,你肯定会失败。不是神不听祷告,而是人不听从神。结婚前,千万別给魔鬼留地步,只要留地步,即使是大卫也抵挡不了。 


若是犯了罪,就一定要对付罪,主动地承认罪,并且离开罪。其实,认罪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们人都讲面子,都有虚荣心,连大卫犯了罪,也是不顾一切地去掩盖。尤其是我们传道人,人家以为你是个圣徒,实际上我们不过是一个辞去世上工作而在教会里工作的罪人。我们在教会里工作的传道人一点也不比在学校、医院、公司里上班的弟兄姐妹圣洁,只怕比他们更假冒为善,更不容易认罪。 


怎么对付这个已犯了的罪呢?你不对付它,它就辖制你、控告你。我个人的意见是,你犯的罪影响多少人,就应该在多少人面前承认,请求赦免。我自己恋爱时失败的罪,其实也一直控告我,压制我,圣灵一直感动我不单要在神面前认罪,还要在人面前认罪。当我顺从圣灵在我们团契的负责人面前认罪求赦免时,就得了极大的释放。在我们全教会一起感恩礼拜时,我也在弟兄姐妹面前承认自己恋爱时的失败,跟弟兄姐妹一起在神面前求赦免,控告就完全沒有了。 


我在做婚前辅导时,常用自己的失败警告大家。不要怕认自己的罪,对罪最好的帮助就是拼命地掩盖,其实根本盖不住。何必帮助罪呢?众人都说你好,主若说你假那就全完了。我个人的体会是,罪最喜欢我们掩盖它,不让人知道;对罪最致命的打击就是在主和自己的弟兄姐妹前请求赦免、监督与代祷。我们应当顺服圣灵主动对付罪,否则我们的婚姻,以及教会服事都会出大问题。 


我们教会有晨更祷告,这晨更祷告对我们年轻的传道人有很大帮助。因着有晨更祷告,我们很多试探都被免去了。为了晨更祷告,我们有时候四点多钟就要起床,因为早起,所以就没有机会过爱世界的夜生活。主藉晨更祷告,把魔鬼很多的门都关了。我的失败真的是在教会开始晨更之前。主说:“总要警醒祷告,免得入了迷惑”(太26:41a),这话是千真万确的。 


第三点体会:在面对苦难的时候要顺服神 


顺服神不能逃避苦,别选择舒服逃避苦难,你若逃避,一样会出事。主召我们来,就是要受苦,这是真的。主没打算让我们在地上享福。说实话,传道人也是人,也喜欢过舒适生活。我希望我们别老搬家,我希望有车开,我希望自己别总为钱的事情祷告;但我的体会是,苦难对我们太重要了。 


当我母亲去世的时候,神拣选我,让我知道有神;我高考失利的时候,经历了重生得救和改变。一想到这些,我就特别感谢神。我的每一次进步,都与难处分不开。 


1993年我辞掉工作出来全时间服事,到2001年大约九年中没有拿过一分钱工资,凭信心过生活。那几年我很穷,但对我来说太宝贵了。为什么呢?我看见神真的是供应者,是信实可靠的神。所以穷却真有恩典。 


有一次,我去一个地方讲道,当时我们家乡教会给我十块钱回来的路费,但在探访的时候,圣灵感动我把那十块钱送给我去探访的那位老人了。于是,我没路费回家了,只好天天为路费祷告。但直到快上车的时候,我还是没有钱。我心里就想:主啊,我可是要上车了,可我没钱买票。当时我想,如果被人赶下车,该是多么丢人的一件事情;如果要讨饭回家,要讨多久,走回家的话,要走多久。反正心里想很多。当时因我小信,所以很担心。但是我没想到,送我上车的那个当地的传道人,他并不知道我没有钱,那时却在将要启动的车旁边跟弟兄姐妹凑钱,一会就凑了一大卷。虽然都是一毛两毛的纸币,但是够路费。他把这包钱从车窗扔给我,钱虽不多,带给我的感动却太大了。 


从开始事奉直到现在,我没有富有过,但也没有真正缺乏过。我妻子和我刚结婚的时候,她经常跟我念叨:“又没钱了啊!到月底还有几天呢。”我跟她讲:“没事,祷告仰望神吧。”结果真的就解决了。所以我妻子现在已经不讲“又没钱了啊”这句话了,她已经经历到主的恩典了。 


所以我觉得穷啊,病啊,同工误解你啊,难处啊,都是我们年轻传道人必须经历的。不经历这些,我们就处在危险中,会跌倒。我有时候跟比我更年轻的同学们开玩笑说:“我们不像那些前辈,他们是真正从大患难里面出来的,我们不少人经历的只是一点点小患难,但是也有许多人却连这一点小患难都没有,多可怜呢?人家前辈有大患难的,就能大大地荣耀主;像有一点小难处的,感谢神,也许还能勉勉强强站着;像我们许多人一点患难都没有的,真不知道教会会不会毁在我们的手里。”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太顺了。好不容易遇到点难处,几乎都用人的方式解决了,不去靠主面对,以致无法经历神的荣耀。 


我们传道人,若只想逃避患难,不想靠着主去面对,不能经历主的大能以至于真认识主的话,迟早会出事的! 


还有一点,我们不要追求利益。我们年轻的传道人若从一开始就追求利益,那绝对不是好现象。我很感恩,我们那时候做传道,挺单纯的,没有工资,什么也没有,也没接触过什么大教会,也不想做大教会;我们就想传主的道,传主的福音,建立弟兄姐妹。有饭就吃,没饭就禁食祷告感谢神。因为你的心志是这样的,所以你就特别感恩。感谢神,功课虽多,试探却少;现在功课看似少了,试探却增多了。现在年轻传道人出来服事,教会会考虑房租、生活费、孩子上学……全部都考虑好,都给预备了。在这一方面我们看起来是不用倚靠神了,更可怕的是,我们还会问:他多少?为什么我就这么多?如果从一开始服事就是跌倒的样儿,那么就没打算站着服事主。我们有时候说某人跌倒了,恐怕我们连跌倒的机会都没有,因为我们根本就没站着过。为什么呢?心志太有问题了。 


我跟我们的神学生说:“神没呼召你的话,你别做传道人,求求你了,你别做,你做太可怕了,落在你手里的教会太可怜了。因为你不顺服神!反之,如果神真的呼召了你,你仍要好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真的愿意顺服神。你有这种完全顺服的心志么?主让我祷告到12点,我绝不会祷告到11点半。虽然你做的时候并不会这么完全,虽然你可能做不到,但你一定要有这样的心志:不管付多少代价,愿意跟随主。你真的愿意吗?” 


在辅导弟兄姐妹中遇到一些总解决不掉的问题的时候,我也会问他们:“你信主了没有?你说说什么是信主吧。如果信主是交托给主、愿意跟随主、委身给主、与主同死同复活的话;如果洗礼是代表信主的开始、向罪死向主活的话,那为什么你自己就是不愿意呢?先不说你能不能胜过,你首先得愿意吧?你得愿意跟着主吧!你连愿意都不肯该怎么办?” 


我求主给我们这些年轻人“愿作的心”。什么是愿作的心呢?我认为就是不怕舍己、不怕吃苦的心。如果没有这个,就没法跟着主;你要说做一个器皿,让神用你,那不太可能。信心的外在就是舍己和顺服,用主的话说,就叫背十字架,舍己背十字架。很多人常常悲叹:“哎呀,我们教会这么软弱怎么办呀?”我就想说,就算主亲自告诉我们怎么办,我们也不会办的,因为我们知道那很难,所以只能继续经历这种软弱,直到有一天主的怜悯临到我们。所以我心里真觉得跟着主跑的时候,应该靠着主的怜悯,对主有一个彻底的、愿意的、完全的顺服。 


注解: 

1、本文整理自作者的一次分享录音。——编者注 



本文摘自《教会》2014年9月
 
  整理: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福音广播
测试耶稣是谁文章内容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信息正在更新中…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