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教会期刊>> 阅读:认识通过基督显明的神(第二讲)
 
认识通过基督显明的神(第二讲)
来源:《教会》期刊   作者:陆昆
 

文章名:认识通过基督显明的神  (第二讲):耶稣基督的受苦与死亡
原作者:陆昆


第二讲:耶稣基督的受苦与死亡

于是,叫众人和门徒来,对他们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丧掉生命;凡为我和福音丧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可8:34-35) 

当时罗马帝国的许多成年人对十字架都有直接的经验。十字架是罗马帝国的刑具,用于刑罚反叛的奴隶和反叛的殖民地的人民,罗马帝国的公民纵然犯了严重的罪也不会被钉十字架,因为这太有损人的尊严。十字架不单单是要给人痛苦,而且是为了加给人羞辱。我们在电影、绘画里看到的十字架,都是高高耸立着,以至于我们可以仰望它,但是历史中真正的十字架不是那样的,没有那么高,竖在地上的时候,犯人的脚通常离地面不超过半米,也不是像我们常看到的那样用巨大的方木做成,有的时候不过就是将碗口大的树枝两边一砍并在一起,一钉一绑就是个十字架。犯人悬挂在十字架上,就像衣服挂在钉子上一样,托住犯人重量的是钉子本身而不是绳索。从一些考古的资料来判断,钉子也不是钉在掌心,而是钉在腕口,以至于腕骨正好可以挡住钉子使它不至于脱落。除了另一枚将并在一起的两条腿钉在木头上的钉子外,在臀部还有一个像黑板擦那么大的小木块撑住人的臀部,所以总共来说是四个支力点:两手、臀部和脚。这样身体自然按照它的重量垂下来,会窝着导致呼吸困难,这时伸一下腰会舒服一点,但是挂在那上面的人稍微用力,钉子就会往外伸一下,剧痛可能会使他立刻失去力量,然后又垂下来。 

死亡本身有时会使一个人正面化,会带着因悲剧性而有的崇高,但是十字架的酷刑是为了剥夺这样的感受而设置的,是完全的羞辱、彻底的失败。特别是在圣经中明确说明“凡挂在木头上的都是被咒诅的”这样一个背景下,任何人想到挂在十字架上的人就立即会知道这是被神弃绝的人。人的本性会贪恋生命,惧怕死亡,而十字架是死亡;人的本能会避苦趋乐,而十字架是痛苦;人们喜欢安逸,拒绝劳苦,而十字架是劳苦;人们追求尊荣,拒绝羞耻,而十字架是耻辱;人们渴望成功,十字架是失败;人们向往好运,十字架是厄运。所以当耶稣说“背起来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时,没有一个门徒会误解这句话的意思。来跟从我,你最终要做的选择是你在世上贪求的一切和通过耶稣的死要给你的永远荣耀之间或此或彼的选择。 

耶稣要求门徒做这样的选择,此后在前往耶路撒冷的路上耶稣三次讲自己的受难。然而,这三次门徒都做出了与他的邀请完全相反的反应。因为耶稣的邀请彻底违背门徒属世的生命的本性。最后一次耶稣对他们预言他的受难,是在马可福音10:32-34。耶稣神色严峻地在前面走,后面的人又惧怕又带着紧张的期待跟着,所有的人都意识到此行非同寻常,但是人们对此的期待却完全不同。在这样的情况下耶稣对门徒讲了自己到耶路撒冷要遭遇的事:人子将要被交给人,被定死罪,他们要戏弄他,吐唾沫在他脸上,鞭打他,杀害他。这句话说得太清楚不过。但是紧接着,西庇太的儿子雅各、约翰却对耶稣说: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之前耶稣对他们说的如此强烈的话,他们却因为对基督有另外的期待,本能地忽略掉了。但是耶稣严肃地问他们:“我所喝的杯你们能喝吗?我所受的洗你们能受吗?”而且最后说“我所喝的杯,你们也要喝;我所受的洗,你们也要受。”(参可10:38-39)换句话说,耶稣必须走的路,跟从他的人无论愿意与否,无论渴望天上的荣耀与否,都必须走!什么叫十字架的路?就是耶稣从凯撒利亚腓立比宣告他是谁之后,一直走向耶路撒冷,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路。耶稣作为一个属神的人,光的本体,来到一个黑暗的,罪、死亡、魔鬼掌管的世界,进入一个与他的生命本身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个世界不会欢迎他,但他必须进来,担当这个世界一切的罪孽和责罚。世界因为恨他,而最终从他得了益处。如果我们的生命跟他联合,这也会是必然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情。 

马可福音14、15章是我们一般所说的耶稣的受难记录,基本上由三个部分构成:预备、被捕和受审、定罪和刑罚。在预备的部分,我们会看到三个画面:第一个画面是祭司长和文士正在怀着极大的恶意想要除灭耶稣;最后一个画面是犹大去见祭司长,要把耶稣交给他们,并且接受他们承诺给他的银子;中间呢?是一个女罪人以一种专诚至深的爱觉察到将要临到耶稣的厄运,所以默默地为耶稣的葬礼作准备。虽然这里讲了一个女子沉默中的陪伴,但实际更加显出耶稣此时的孤单。我不知道耶稣在受难夜前的这天究竟怎样度过。门徒们可能欢欢喜喜地预备想要吃逾越节的羊,觉得他们的主会一如既往地与他们同在,而且将来他要登基做王,显出他的荣耀,没有谁意识到正在悄悄临到耶稣的厄运是什么,没有谁跟他一起担当他的命运。如今,真正逾越节的羔羊要被杀献祭了,恩典要真正成全在神百姓身上了,将要蒙受这恩典的耶稣的伙伴们却对正在发生的事一无所知。他们在等待着将要来的拯救,却不知道拯救就在眼前发生;他们期待着将要有的荣耀,却不知道他们寄望于的那位主,却为了这些不了解他的处境、实际上也不关心他的处境的门徒们,和今天同样的我们,甘心走向给他的命定的死亡。 

再往后是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圣经里直接向我们显明一个人意识到自己将要有的厄运,自然而然有的极重的恐惧和忧伤。我们看到我们伟大的君王,我们全身心想要依靠的那一位,他在人的身体中,经历人的身体里有的软弱、惧怕。他甚至产生一种倾向,好像要躲避已经命定好了的事情,他向神祈求能不能挪去。我们最后看到他所做的决断是:不要照我的意思,乃要照你意思。这样一个顺服的决断竟然对耶稣来说也是在祷告中做的! 

那晚他何等地难…… 

你认识他吗?你知道他爱你的心多么具体和柔软吗?耶稣最软弱的时候也仍然是神,耶稣没有一个时刻不是神,但他的的确确为了软弱的你,没有以神的方式而是以人的方式面对了他将要面对的苦难,好让你今天可以跟他一起面对。圣经中说,因他受的鞭伤你们要得医治,亲爱的弟兄姐妹,愿你在深深地默想耶稣的苦难时,耶稣自己的沉默、耶稣自己的孤单、耶稣渴望能有一同担当的伙伴却最终仍然是独自担当了他的命运的这件事,能进入到你的生命里成为你的安慰,成为洗净你伤口的甘泉。他和你在一起,为了你。 
圣经里说我们是创世之前就被主知道的,主的智慧无可测度,我知道在那里切切祷告的拿撒勒人耶稣,他神性的智慧中在纪念一个很软弱的罪人,就是我。而那个时刻他已经在担当着我今天的一切。他没有问过:那个人值得我这样吗? 

他期待我们的感恩吗?他不知道我们是何等地忘恩和背叛吗?但父的决定和子的决定在如此的挑战和考验中,都最终没有任何改变,父没有迁移他的旨意,子也没有悖逆父的决定。然后就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后,耶稣所爱的门徒中的一个带着敌人来临近他,向他亲嘴问安,以朋友中最亲密关系的表达向他的仇敌指明:你们要抓的就是我现在亲的这一位。 

彼得这时候奋起反抗。之前耶稣警告过彼得:血气之勇是靠不住的,因为这一晚要发生的不是一般的人和人之间的冲突,而是神要击打你们的首领。换言之,从这一晚开始要发生的事情是神的审判。神如果究察罪孽,神如果向血肉之躯的人采取行动,谁能抵挡得住呢?但彼得没有认真听耶稣的警告,他以为还是惯常的日子,他抽刀相向。然后和彼得的想象完全不同的是耶稣束手就擒。 

这是一个三月底四月初的寒冷的凌晨,彼得意识不到正在发生的事情,他懵懵懂懂地跟过去,看着耶稣在公会里受审。公会是耶稣所属的犹太群体中最高的权威,这一最高的权威以法律的程序要弃绝他甚至要杀害他。人们无缘无故地以恶意加在他身上,把各种罪行都往他身上推,说:因为这个你是该死的;但最终使耶稣被定罪只有一个理由,就是他宣称自己是神的儿子。我们知道这个犹太公会最高的判决,被神更高的判决给平反了,耶稣的复活就是这平反的证据,这意味着耶稣实际是谁?他因从死里复活以大能显明是神的儿子,保罗在罗马书中这样宣告。但是这天晚上耶稣以这个名义被定罪。 

懵懵懂懂跟进来的彼得,忽然觉得冷,结果跑去和刚刚跟他以刀剑相向的人一起烤火,他的茫然和懵懂显明重大时刻来临时,他灵性的见识完全是昏睡的。这时一个女孩子过来,对这个七尺男儿说:你是跟拿撒勒人耶稣一伙的。彼得说我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后来甚至是发咒起誓,指着神的名正式宣告说:我不认识他。这个不认识是指关系上的隔绝。其实彼得不是说谎:在革尼撒勒湖边,耶稣直接到他的船上召唤他,他俯在耶稣面前说:“主啊,离开我,我是个罪人”,那时候彼得好像认识拿撒勒人耶稣;他正害热病的岳母被耶稣医治,何等神奇的恩典临到他的家庭,那时候他好像也认识耶稣;在旷野耶稣把饼擘开、通过彼得的手分给五千人,这个荣耀的时刻使他在此后不久认信耶稣是基督,这时彼得也好像认识耶稣;但是当耶稣真的要成为这位基督时,彼得不认识他。人如果这个时候不认识耶稣,就是从来不认识耶稣! 
当彼得第三次说他与耶稣没有任何关系的时候,耶稣回头看他,彼得想起耶稣对他说的话:鸡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认我。他开始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事是一件有重大神意的事,虽然并不全然知晓,他出去痛哭。这样的结果是耶稣又一次跟懵懂的门徒隔开,独自承受一切。 

犹太人可以定耶稣的罪,但是没有权力执行他们的判决,因为死刑必须是由罗马政府按照他们的法律来执行。因此耶稣又被带到总督彼拉多那里,彼拉多对拿撒勒人耶稣的事没有兴趣,但是他通过草草的审问,觉得宗教性的不同见解还不足以影响罗马帝国的命运,因此不需要杀这个人。于是他就打了他一顿,来给这些恨他的犹太人出气,然后说把他放了算了。但是犹太人不同意,盲目的群众以盲目的方式喊:钉他十字架! 

为了讨好犹太人,彼拉多把耶稣交给了罗马的大兵。罗马的军队即使在今天这个时代来看也是不可思议的骁勇的军队,但是这时犹太地已经在他们的统管之下,除了小打小闹的反叛之外,没什么大事发生。这些大兵们对耶稣没有任何过节,但是他们今天闲得慌:“哎,他干了什么?”“他说他是犹太人的王”“就他?那就让他做王。”他们给他弄来紫色的衣服,给他带上荆棘做的王冠,再弄个芦苇做权杖。 

在这一切的动作中,耶稣都是沉默的。在这沉默中,实际发生了什么? 

圣经实际上一直把人的生活场景描述为法庭,法庭中最重要的问题就是要被最高的权威定罪或是称义。最娴熟于法律事物的就是宇宙中伟大的王子,律法的总结就是基督。当基督在世上公开事奉时,他跟那些饱学的文士、律法师谈论律法的问题,简洁清楚让人无话可驳。但这位最伟大的法学专家,完全无辜圣洁的一位,面对自己的审判时却一言不发,以至于连罗马的官员都觉得希奇,问他:“你不为自己辩护吗?” 
然而,现在我们期待在那最后的时刻,这位伟大的律师会接过我们的案子宣称:“这是我的当事人”;而通过他的辩护我们被称义,一切的罪都不再追究;之所以能如此,正是因为他在自己的案件中一言不发! 
衙役平白无故地用手掌打他,衙役关心律法吗?关心宗教问题吗?关心国家安危吗?关心大祭司的尊严吗?但眼前有一个可以打他不被定罪的机会,所以就打他…… 

士兵们是在玩,但是当荆棘冠冕扣在头上的时候,耶稣头上的皮肤和神经是真实的皮肤和神经。当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一会穿上衣服,一会又被脱下,一会又再穿上,这个男人的尊严感是真实的尊严感…… 

然后人们吐唾沫在他的脸上。谁的脸上?谁吐唾沫在谁的脸上?圣经里说他无佳形美容,我们看见他的时候也无美貌使我们羡慕他,他被人藐视,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样,我们也不尊重他…… 

然后,他被挂在木头上。祭司长和文士嘲笑他:你既是基督,可以从十字架上下来吧!你能救别人也能救自己吧!其实后来死亡的坟墓都没能捆绑住耶稣,几根钉子能钉住这宇宙之主吗?使他不能下来的是什么?弟兄,是你…… 

在疼痛和羞辱中使他不能下来的,是他对你的爱。他必须如此软弱,他必须如此失败,他必须承受别人对他的戏弄和嘲笑,因为你需要他这样。除了他在这里之外,你断无活路,所以他必须在这十字架上! 

没有人真知道在这十字架上发生了什么,我们只是知道在关键的时刻耶稣为那些正在攻击和嘲笑自己的人向父祈求:“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这是耶稣作为人最后一次在地上祷告。他是在为你祷告。我们知道现在这位荣耀的、复活的、得胜的君王在父的右边日日为我们祈求,那其实是他在十字架上祷告的延续。你不认识他,他认识你。 

过路的人向他摇头、撇嘴,嘲笑他:“你这拆毁圣殿,三日内又建造起来的,可以救自己,从十字架上下来吧!”而其实圣殿被拆毁又建造这件事正在他们眼前发生。在旧约中,圣殿被拆毁是说神对他的百姓发烈怒,以至于他向自己临在于他百姓的记号——圣殿,施行威严的审判,圣殿被拆毁;而现在正是神在对自己的百姓发烈怒——是神在发烈怒,不是人向着耶稣喷出盲目的没有意义的臭气——神的震怒正毫不留情地向他的百姓倾倒下来,但却没有倾倒在这些罪犯身上,而是倾倒在牧人——百姓的代表身上。 

神好像打错了,下面喊叫的人是该打的,但是神没有击打他们;下面讥诮的人是该打的,但是神没有击打他们:神击打以色列的圣者,神击打他顺服以至于死的爱子!亲爱的弟兄姐妹,想想你自己。耶稣在走向耶路撒冷的时候,在背负着十字架要受难的时候,耶路撒冷的妇女为他哀哭,那时耶稣说:不要为我哭,当为你和你的儿女哭,这些事行在有汁水的树上尚且如此,那枯干的树将来怎么样呢?(参路23:28、31)——现在还没有到最后审判的时候,神审判的威严若临到一个没有罪的人是这样的话,那么到最后审判时,神审判的忿怒临到真正的罪人,那该是什么样呢?如果神对罪的震怒临到他最爱的儿子尚且如此毫不留情,临到我们将要如何? 

耶稣在十字架上喊叫,喊叫之后断气,他喊道:“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但是神并没有因为他爱子的哀求就停止他的击打,因为神立意要通过他的爱子来救苦待他爱子的人、漠视他爱子的人、至今还轻看他爱子宝血的人。所以,为了你的缘故,神没有停止对他儿子的击打,直到他断气死亡。这里发生的是神威严的、终极性的法庭审判,在这次审判中神自己判决他的儿子必须如此死亡,虽然是通过人的恶意,通过无知之人的手,但是神的旨意是如此的,为了你……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给一些大学生传福音。我想办法认识他们,跟他们讨论圣经,但那时却忽然遇到了非同寻常的艰难,没有明显的果效,而需要却越来越多。我特别期望禁食祷告能够把一切的拦阻清除掉,但是多次禁食之后反而越来越糟。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有一天中午我遇见一个年轻人,他问我:“申命记18:18‘我要在你们弟兄中间兴起一个先知像你’是指着谁说的?”我说这当然是指着耶稣说的。他说:“这是一种神学立场,如果我说这是指着我说的,你怎么看?”我试图给他解释圣经,把他的狂妄去掉,但是没能。后来我拼命祷告,希望他能恢复正常的人的理性,还是没能。我特别沮丧,我觉得神对我掩面。那天下午我的几个老乡又来了,说他们刚刚受异端搅扰,然后一下午跟我辩论是否守安息日才能得救。我一边跟他们讲圣经一边祷告,期望字斟句酌地给他们解释圣经会使他们明白过来,但还是没能。 

那天晚上我要见二十个大学男生,过去我对他们讲:耶稣在这里,耶稣今晚与你们同在,耶稣要担当你们一切的难处。但是我忽然觉得:如果我想诚实地面对自己的状态,我无法再对他们这样讲解圣经。晚饭的时候我决定禁食,我自己躲在闭了灯的房间里,铺了几张报纸跪在地上,我就开始哭,跟神祷告说:“主啊,你让我赤手空拳进到荒漠里去做一件我自己做不了的事,而到现在你也没有显明你的同在,这是什么意思?不行,我做不了。你给我确据,不然我今晚就在众人面前否定已经讲过的一切……”我跪在那里哭着祷告,我没有听到回应,我只是听见自己在哭,在说:“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 

忽然间,我发现自己已经是第三次这样说了,我的心一震,这不是我的话,我说:他在这。我以为我被神遗弃,但是在这里有一位被神遗弃者正跟我在一起,他是神本身。这位被神遗弃的神正和我这个被神遗弃的人同在,因为他被神遗弃,我没有被神遗弃。我说:主,你在这儿。我开始重新思想我跟随的到底是哪一位,我要以怎样的方式跟从这位主。过后,我的祷告变为赞美,变为悔改、懊悔和自恨。我发现我过去一直在传讲他,但是我不够真正认识他,因为我没有面对过这位被神遗弃的神,所以我不真认识临到我的神。世上最应该的事情就是罪人被神弃绝,世界上最不应该的事情就是罪人不被神弃绝反而经历他的同在,但是这件最不应该的事反借着另一件最不应该的事发生了,就是和神同在的、没有罪的神的儿子被神弃绝! 

后来我常常思想我的这位主,有时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我感到我这个人对耶稣和天父来说很重要。这不是从任何的自我评估(例如家世背景性格能力)中来的,而是我从神实际做的事情中意识到的:我下地狱对神来说很重要,他极力避免这一点;我能够到神面前来对神很重要,他借着长久的忍耐和一切的安排要成就这件事;我这个罪人是否认识神的荣耀对神很重要,他立意做成这件事!圣经里讲到耶稣给门徒洗脚并且预备最后的晚餐时,第一句话是这样说的:“耶稣知道自己离世归父的时候到了,他既然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约13:1) 

什么叫爱到底?如果为了救一个罪人需要他的儿子忍受鞭打,那就忍受;如果为了救一个罪人,需要他的儿子被人吐唾沫在脸上,那就承受;如果为了救一个罪人,需要他的儿子在十字架上被他弃绝,真的死去,那就让他这样死去——这叫什么?爱到底!无论怎样的代价,为了救这个罪人所需要的一切代价他付到底,直到这个罪人得救,这叫“他既然爱这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他们到底”! 

这个爱才有果效,这个爱才真正地能够保守我们并保守我们到底,因为基督爱世间属自己的人就爱你到底! 

此后,是这位主被埋葬了,他的身体被放在黑暗之中。死亡里面汇集了我们在世上惧怕的一切:消失、遗忘、黑暗、寒冷、孤单、无有、蔑视等等,但当耶稣说起他的死亡时,他说:“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约10:18),显出他是完全自愿的;他也说:“人子必须受许多的苦,被长老、祭司长和文士弃绝,并且被杀”(可8:31),他说他必须这样死。圣经里说:“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来9:22)要赦罪,流血是必须的,但是为什么一定要赦罪呢?因为他立意爱我们到底。因为他自愿地爱我们救我们,所以他的死就成了必须的。这里有我们自己一切的身份,有我们真正的定位,圣经里总结这件事说:“神使那无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林后5:21) 

我们一起祷告:“主,求你叫我们真认识你,真认识你的道路,好让我们弃绝我们过去所喜悦的片刻的肉体的欢愉、世上的虚荣、各种各样的纠缠和捆绑,而真实地归入到你的义和圣洁里面。主啊,求你恩待我们,使我们蒙爱的,不要像那未曾蒙爱的;使我们被你拯救的,不要像那没有明天的;使我们做你儿女的,不要像那没有父母的。主,坚立我们,我们在你里面蒙了何等的恩,求你使我们在你里面醒过来,以你喜悦的心志活在你面前。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阿们!”

 
  整理: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福音广播
测试耶稣是谁文章内容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信息正在更新中…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