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归正神学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真理辨惑>> 阅读:解经:微小光中的信心
 
解经:微小光中的信心
来源:为道而阅   作者:秦恩膏传道
 
创世记23:1-20

撒拉享寿一百二十七岁,这是撒拉一生的岁数。撒拉死在迦南地的基列亚巴,就是希伯仑。亚伯拉罕为她哀恸哭号。后来亚伯拉罕从死人面前起来,对赫人说,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求你们在这里给我一块地,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赫人回答亚伯拉罕说,  我主请听,你在我们中间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只管在我们最好的坟地里埋葬你的死人。我们没有一人不容你在他的坟地里埋葬你的死人。亚伯拉罕就起来,向那地的赫人下拜, 对他们说,你们若有意叫我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就请听我的话,为我求琐辖的儿子以弗仑,把田头上那麦比拉洞给我。他可以按着足价卖给我,作我在你们中间的坟地。当时以弗仑正坐在赫人中间。于是,赫人以弗仑在城门出入的赫人面前对亚伯拉罕说,不然,我主请听。我送给你这块田,连田间的洞也送给你,在我同族的人面前都给你,可以埋葬你的死人。亚伯拉罕就在那地的人民面前下拜,在他们面前对以弗仑说,你若应允,请听我的话。我要把田价给你,求你收下,我就在那里埋葬我的死人。以弗仑回答亚伯拉罕说,我主请听。值四百舍客勒银子的一块田,在你我中间还算什么呢?只管埋葬你的死人吧。亚伯拉罕听从了以弗仑,照着他在赫人面前所说的话,把买卖通用的银子平了四百舍客勒给以弗仑。于是,麦比拉,幔利前,以弗仑的那块田和其中的洞,并田间四围的树木,都定准归与亚伯拉罕,乃是他在赫人面前并城门出入的人面前买妥的。此后,亚伯拉罕把他妻子撒拉埋葬在迦南地幔利前的麦比拉田间的洞里。幔利就是希伯仑。从此,那块田和田间的洞就借着赫人定准归与亚伯拉罕作坟地。  

引 言

我6岁开始离开老家,搬到合肥,然后就开始不停地搬家,几乎一年最少搬一次家,有时候是在同一个城市内搬家,有时候是换城市,如果换城市当然也就需要换学校,所以我同学特别多,但是却没有几个是十分熟悉和深交的好朋友。小学上了三所学校,中学上了三所,高中也上了三所。所以有时候别人问我是哪里人,家在哪里我倒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对于霍邱人来说我不是地道的霍邱人,对于合肥人来说我也不是正宗的合肥人,对于广州人来说,广州话我都忘了怎么说了。小时候我会说自己是霍邱人,因为我出生在那里,但是从6岁就离开了,后来就说自己是合肥人,因为户口在那里,也在那里陆陆续续住了很多年,但是现在五又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了。  

其实这是今天很多人所面临的问题,因为交通的发达,很多人离开家乡在外漂泊,自己所在的城市不能称之为家,但是那个所谓的家乡也早已经跟记忆中的不一样了。所以有人说家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也有人说心在哪里,哪里就是家。  

相比较于过去的世代,今天我们更能体会‘漂泊、寄居在地上’这个概念。今天你可能刚到Ames还觉得这里只是自己来学习、访学的地方,可是过了三两年,住习惯了、熟悉了,国内的变化跟不上了,等你回国两趟之后,再回到Ames,你就会开始觉得这个‘小农村’是自己的家了,可是这里真的是我们的家吗?等有一天毕业了,工作调动了,我们又要去到一个新的地方。相比较于过去农耕文化的社会,今天的人就好像游牧民族一样,在地上飘来飘去,哪里的水草好、收益好,就到哪里去‘放牧’。  

在读创世记二十三章的时候,最让我感触深刻的一句话,就是亚伯拉罕在赫人面前所说的一句话,他说:‘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这是怎样的一句话啊,这句话若是出自一个‘初来乍到’之人的口也就算了,但却是出自亚伯拉罕之口,他在这块土地上:这块神所应许要赐给他的迦南地上,已经居住了六、七十年了,可是他却仍然以一个‘外人,是寄居的’自居。在这个地方:迦南地,亚伯拉罕并没有家的安息。
  

我们看到,亚伯拉罕虽然在迦南地已经飘荡、居住了六十多年,但他仍然看自己是个‘外人、寄居的’,在这里他并没有真正家的感觉。这与今天在各个城市之间不断飘荡的我们多少有些相像。


一、现实与应许之间的张力: 

神的应许还有指望吗?

从创世记十二章1节开始,直到二十二章19节包含了神对亚伯拉罕的呼召、应许、试验,而二十三章开始,则进入了亚伯拉罕:或者说亚伯拉罕和撒拉故事的终点。 

在以撒出生,且二十二章亚伯拉罕经过神的考验之后,神给亚伯拉罕的赐给他后裔这应许告一段落了,经文转向应许中的‘土地’,但是却奇妙的以撒拉的死亡作为开始。某种层度上可以说,撒拉的死亡,提醒亚伯拉罕他的身份,生命的意义,并且成为了‘土地应许’应验的开始。  

撒拉的死对亚伯拉罕打击是极大的,除了感情上的,还有神的应许如何兑现的问题,是神的应许与现实之间巨大落差之间的张力。  

因为神明确的说了,只有撒拉的后裔才算亚伯拉罕的后裔、得神应许的人,但撒拉只为亚伯拉罕生了一个儿子,这实在不保险,而且要知道,撒拉死的时候以撒还是单身汉,亚伯拉罕家族:在神眼里合法的家庭成员,只有父子俩了。  

在创二十二17-18,神应许亚伯拉罕,论后裔要像海边的沙一样多,论福气万国都要因亚伯拉罕而得福,创世记十三章14-17神早早的应许亚伯拉罕,论土地神要赐整个迦南地给他。  

但撒拉死了不会再为亚伯拉罕生更多的后裔,仅凭以撒一个,神的应许真的能兑现吗?相比较于神的应许,以撒只能算是一粒沙,并且直到撒拉去世,亚伯拉罕在应许之地还没有得到任何一处土地,甚至连埋葬亡妻的地都没有,可以想见亚伯拉罕此时的悲伤,神不是应许要将整个迦南地赐给他为业吗?他不正是因为相信神的应许所以离开了舒适的家乡,在外漂流了上百年吗?  

亚伯拉罕为亡妻悲伤,他有没有可能也为自己悲伤呢。神应许了子孙众多、土地宽广,这些都没有亚伯拉罕在世的时候成就,甚至连一点苗头都没有:亚伯拉罕没有儿孙满堂:此时只有他和以撒两人,他也没有成为大地主、拥有几座城邑,而应许的承受者却已经开始死亡,这显然是一件充满矛盾的事情。  

撒拉的去世,表明亚伯拉罕在有生之年显然不可能完全得着神的应许了,因此亚伯拉罕此时面临一项选择,这是亚伯拉罕人生的关键时刻,是神的应许失效了,从哪来回哪去:哈兰甚至是迦勒底的吾珥;还是在没有看见的情况下持续的相信。  

亚伯拉罕以行动表明了他的选择。撒拉的死,提醒亚伯拉罕有一天他也会死,并且在他死前很可能都不会看到应许的实现,他没有因为撒拉死而失去对神的信心,反而起来为妻子和自己的死做最后的预备:在迦南买下一块永久的坟地,表明即使死亡,一生都看不到神的应许完全应验,但他仍然以信心回应神。

亚伯拉罕在此所表达出来的信心是极其了不起的,他无比坚决的、不惜一切代价的要取得一块土地,显出他虽然不解,虽然看不见神的应许在哪里、什么时候兑现,却坚定不移的委身持续相信神。  

撒拉享受一百二十七岁,这是圣经中唯一记载寿数的女性,可见其重要性,同时我们也可以简单的算出此时亚伯拉罕应该已经一百三十六岁了(创十七1、17)。  

亚伯拉罕的信心,成为每个基督徒的典范:若直到死的时候,还没有得着神的应许,我们是否还能相信耶稣基督所说:温柔的人必承受地土(太五5)。  

亚伯拉罕知道撒拉死了,他不可能再从撒拉得到更多的后裔,唯独以撒一个,并且他也已经老迈快要去世了,在他死前都不可能得到整个迦南地为业:神的应许,但他却愿意继续相信神,在没有看到的时候仍然存着盼望(希伯来书十一39-40)。  

他死前在应许之地买下一块土地,拥有合法的权益,即是表达对神的信心,正如耶利米在犹大即将亡国的时候,买下一块土地,表明神一定会使他的百姓归回一样;同时,也是对亚伯拉罕后裔的提醒:迦南地乃是应许之地,是以色列人必须前往、居住的地方,这也是日后雅各、约瑟坚持要埋葬在迦南地的缘由,事实证明亚伯拉罕买下这块地很好的提醒了他的子孙们,谨记神的应许。
  

正如希伯来书中所说,列祖们:亚伯拉罕、雅各、约瑟等,虽然没有看到神的应许完全应验,但却都是存着信心死的,他们并没有得着所应许的(希伯来书十一13),却对神仍然充满信心。


二、起来,抓住神的应许: 

不惜一切代价买下坟地

实际上亚伯拉罕买地的过程并不容易,二十三章详细的记载了这件事情,相比较于二十二章献以撒的精彩,二十三章似乎只是一场商业交易,但事实上二十三章极其精彩和重要。  

二十三4亚伯拉罕向赫人明确的声明自己想要买一块‘坟地’作为‘产业’,而赫人却在二十三6节将‘产业’这个词汇去掉了,只是提到‘坟地’,并且是邀请亚伯拉罕将撒拉葬在他们的坟地中。显然赫人并不想讲土地卖给亚伯拉罕,使他在迦南地合法拥有自己的‘产业’。 

我们注意在亚伯拉罕跟赫人的对话中,亚伯拉罕以最卑微的词汇形容自己是:‘外人,是寄居的’,但赫人却认为亚伯拉罕是一位‘尊大的王子’,希伯来文的形容词有‘上帝’所以更准确的翻译可以是:‘上帝的王子’、‘上帝的儿子’,显然赫人看见有神明与亚伯拉罕同在,亚伯拉罕是一个蒙神大大赐福的人,古代近东,外来的寄居者可以享有部分的权利,但通常不被允许拥有土地,拥有土地就表明属于这个地区,算是当地居民了。赫人看出亚伯拉罕有神的同在和祝福,这也正是他惧怕,不愿将土地卖给亚伯拉罕的原因。 

虽然赫人看重亚伯拉罕,但亚伯拉罕也确确实实是一个没有土地的外人,这种身份上的冲突,极为不协调,寄居的外族人,这是一个复合词,是将寄居的和外族人连在一起使用,重复的词汇强调了亚伯拉罕在此地的真实景况,他只是一个寄居的:没有地土,他是一个孤零零的外族人:周围都是其他的民族,他没有本族、本乡的人作为支持,只有一个儿子和自己。 

亚伯拉罕要尽他的能力,获得一块合法的土地,作为子孙后代永远的产业,是作为拥有全地的象征,是对神将来完全实现祂的应许的盼望,更是表达对神的信心。因此这块地可以看作是亚伯拉罕与神之间的定金,后来先知耶利米也曾用17舍客勒的银子买了一块田地(耶三十二1-15),作为以色列人虽然被掳、亡国,未来却仍会得回应许之地的预表。亚伯拉罕知道,当他取得了这块地,就等如神的‘应许’已经开始应验,并且终必有完全应验的一天。  

旧约圣经记载,耶利米曾用17舍客勒买了一块田地(耶三十二9),大卫以50舍客勒买下建圣殿用的亚劳拿的禾场与牛(撒下二十四24),暗利曾用二他连得(约合6000舍客勒)买下整个撒马利亚山(王上十六24),而亚伯拉罕的曾孙约瑟,也仅仅是以二十舍客勒的银子被卖给米甸人(创三十七28)。 

我前段时间了解到爱荷华州一英亩地要卖到将近一万美金,算是比较贵的了。可是在当代,普通人的工资是每年10舍客勒左右,400舍客勒是普通人大约四十年的工资,显然以弗仑将一块田地定价400舍客勒不仅仅是价格高的问题,而是在狮子大张口,昂贵到荒谬的地步。令人惊奇的是,亚伯拉罕并没有讨价还价,而是付足了对方的要价。  

这里对以弗仑所提出的价格有两种解释,一种是技巧性的提高价格,近东人在做生意时漫天要价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可以说与中国文化非常相同,讨价还价是近东商业交易中标准的手段,富有娱乐性和竞争性,最终成交价格往往低于半数; 

另一种可能是以弗仑刻意抛出一个完全不合理、不可能的天价,希望亚伯拉罕知难而退,不再追求在迦南地拥有一份永久的产业。出于对亚伯拉罕或亚伯拉罕背后神明的尊敬,赫人愿意亚伯拉罕使用他们的土地:我们没有一人不容你在他的坟里埋葬你的死人,却极度不愿意亚伯拉罕得到土地的所有权。 

因为古代的风俗乃是,土地只能给当地族群中的人,当一个外人在一个地方拥有一块土地的所有权,就可算是当地人,从此以后有权获得更多的土地。  

亚伯拉罕以‘足价’也就是所议定的全部金额,一次性成交,古代近东买方如果因为经济能力的不足,不能一次性付清款项,卖方随时可以透过法律诉讼的手段重新要回土地。  

虽然400舍客勒是一个天价,但亚伯拉罕毫不犹豫的以足价购买,经文强调这一点,显明亚伯拉罕的诚意、决心,为确保将来以弗仑的子孙不能以任何理由要回这块地,这块地的产权不会产生任何的争议。  

不论是以弗仑假客气的方式提出一个‘天价’,等候亚伯拉罕的讨价还价,或是以为亚伯拉罕会气愤的打消购买土地的意念,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亚伯拉罕没有丝毫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甚至没有任何的讨价还价。亚伯拉罕就以常规价格的二十多倍买下了这块田地。  

亚伯拉罕以400块银子买下以弗仑的这块田地,这个超过正常价格的‘天价’,一定被人津津乐道,有人会认为亚伯拉罕因为是外族人所以被敲诈了,有人会以为亚伯拉罕是个傻子,有人也许会以为这当中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或许也有人会怀疑这块田里是不是有什么宝贝。总之这件事情一定传遍了四方,不论周围的人是怎么传的,亚伯拉罕实实在在的买下了这块地,所有的流言都成为亚伯拉罕合法拥有这块地的见证。  

城门口,是近东地区人民做生意、合法交易甚至审判和裁决的地方,许多人在此看见、听见,也同样表明了这场交易的合法、正当性。这使得麦比拉洞和周围的田地成为亚伯拉罕的产业成为毋庸置疑的事实。  

亚伯拉罕的举动表明了他志在必得的心,经文用‘买卖通用的银子’、‘足价’、‘平了’(也就是交易所用标准的秤银方法)等这些词汇都显出亚伯拉罕对待这件事情的认真、小心。他需要绝对的稳妥,获得这块地绝对的所有权,不能留下任何一丝的漏洞、把柄。  

这让我想起耶稣曾打过的一个比喻:天国好像什么呢?就好比一个人在田里遇见了一个珍宝,或是遇到一个珍贵的珠子,就回去变卖了他一切的财产,唯要买下这块地、这颗珠子(太十三44-46)。亚伯拉罕正是遇到了这藏着坟地里的宝贝:在死亡、现实与神的应许看似产生冲突的时候,他表明对神的信心,亚伯拉罕相信神超越现实、眼见的应许。  

撒拉的死亡是这段故事的起因,也是中心主题,从对话中不断出现的词汇可以看到,作者提醒我们思想撒拉死亡与神应许之间的张力,撒拉的死提醒亚伯拉罕,也应当提醒我们,耐心等候应许的生命,可能在死亡之前都不能看见应许的完全实现,我们当如何起来,用我们所有的财宝,不惜一切的代价,去持守神给我们的应许。神的子民,应当相信、持守神的应许,对神的盼望当远超今生的生命。  

去年有个姊妹接到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她来问我是不是应该接受,但是如果她接受了这个工作,就需要面临家庭分开的局面,因为她的丈夫还需要在ISU继续读书。我没有给她任何具体的建议,实际上我想利弊都有,我只是提醒她,在圣经的原则中,家庭应优先于我们的事业,当然对丈夫我也是同样如此说,家庭应当优先于他的学业。最终妻子决定继续留在Ames找一份简单的工作,但是今年她面临身份的问题,如果不能解决身份的问题,就不能继续留在美国了,所以她还是必须要找一份能解决身份的工作:离开Ames,而且现在离开所找到的工作还不如一年前的工作机会,丈夫短时间内也不可能立即转学或休学,所以他们最终还是要分开一段时间。我有时会想,她是在Ames白呆了一年吗?值得吗?我会后悔当初跟她说的话、对她的影响吗?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仍然会对她说,家庭应当优先于事业。今天因为环境问题,不去工作就必须离开美国:都要分开,不等于去年没有去工作就是错误的。  

亚伯拉罕在迦南地飘荡六十多年也没有得到一寸的土地,他是否会想:我出来这么早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在哈兰一直呆着呢,或者等到老了再出来也行啊。很多时候我们会因为事情的结果而质疑过去的判断是否正确,实际上已经陷入了‘功用主义’的陷阱,我们以事情的结果、利益来评判对错或是否值得,却忘记了更加重要的是神到底怎么教导我们、我们所行的是否合神心意,我们的决定是否在遵行神的命令。  

亚伯拉罕和撒拉在有生之年都为得着神应许的完全实现,他们只得到一个儿子以撒,他甚至在迦南地没有一寸的地方来埋葬自己的亡妻。  

但亚伯拉罕却并没有走回头路,正如希伯来书所说,亚伯拉罕若是怀念过去的家乡,若是后悔,他完全可以回去,甚至是风风光光的回去、衣锦还乡。但亚伯拉罕却下定决心,以迦南地为自己子孙后裔的继承之地,即使在人看来这只是一个死地:坟地,但在亚伯拉罕看来这是一块充满希望的应许之地。 

亚伯拉罕相信,麦比拉洞这块坟地,就是神给他的定金,买下这块地是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死亡是世人眼中的绝路,但却是亚伯拉罕凭着信心,走向神的应许的开始,是去往更美的家乡的道路。


三、超越现实的信心: 

盼望那更美的家乡

在本章的一开头,说到撒拉享年一百二十七岁,死在应许之地,亚伯拉罕应该一百三十六岁了(创十七1、17),亚伯拉罕极其哀恸,但是在悲伤之后亚伯拉罕起来跟迦南地的赫人交涉,希望从他们当中买一块地作为坟地埋葬撒拉。  

在对话的一开头,亚伯拉罕就声明自己在他们当中的身份是‘外人,寄居的’,非常奇特、不同寻常的是,亚伯拉罕在迦南地前前后后生活了六十多年,仍然在这里没有寻找到满足,他仍然看自己是寄居的外人,就好像一开始我们所说的一样,搬到一个地方再久我们也得不到真正的安息和满足,仍然会觉得自己是外人。但不同的是,亚伯拉罕认为自己是寄居的,并不是出于对过去家乡的思念,因为他完全有能力回到自己所来之地:迦勒底的吾珥,或是哈兰,只要他愿意,他可以随时回去。  

认祖归宗、落叶归根,并非中国人才有的传统,显然近东地区也有同样的传统,死后埋在祖宗的坟墓是极其重要的事情,在前一章也就是二十二章,作者透过亚伯拉罕兄弟拿鹤的家谱再次提醒我们,亚伯拉罕的家乡是在东方,因此埋葬死人具有非常的意义,他将自己的妻子埋在迦南地,并且预备自己也埋葬在这里,显然亚伯拉罕没有走回头路:吾珥或是哈兰(创十一32、32),他要买下一块地作为祖传的埋葬之地,作为产业,乃是确保他和他的子孙从此扎根在迦南地。  

但亚伯拉罕却将撒拉埋在了迦南地,一个寄居的地方,并且他死后也葬在这里,显明他已经认定迦南地是神赐给他和他后裔的地方,这片土地代表了神的应许。此后以撒、雅各、利百加和利亚都埋在这里。  

很多基督徒容易存在一种偏见,我们总是以为今天都是属灵的,过去旧约神的百姓都是属物质的,我们以为只有我们看重属灵的价值和意义,很多人读创世记二十三章的时候,以为亚伯拉罕说自己是‘外人、寄居的’,是指他从哈兰而来,不是迦南地土生土长的人,我们以为亚伯拉罕对神的信心、盼望,就是地上后裔、土地的应许,我们以为亚伯拉罕所思所想的就只是神在物质上的赏赐。  

但新约希伯来书却向我们指明,亚伯拉罕的信心乃是超越物质的,他相信这位神不仅是在物质上丰富的给予,更是掌管人生死的神,是赐人生命和灵魂的神,亚伯拉罕并列祖们所盼望的并非仅仅得着迦南的土地,而是世界末了的到来,而是神在天上为他百姓所预备的美好的家乡。  

亚伯拉罕清楚的明白,不论去到哪里,他都只是寄居的,现在所在的迦南地也好,过去所在的哈兰也好,甚至是迦勒底的吾珥也好,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是他真正的家:真正可以让他得享完全的安息的地方。  

亚伯拉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将撒拉埋葬在迦南地,尽自己的努力保证这块田地永远合法的属于自己和自己的子孙,为着日后自己并且自己的子孙也能葬在这里,并非出于对地土的眷恋,乃是因为这个他所寄居的地方,他所飘荡的地方,是神的应许,是他和子孙后代与神立约的凭据,他愿意凭着信心顺服神,不论现实与应许是否看似冲突,他相信在神那里可以得着真正的安息。  

亚伯拉罕透过买地并且埋葬撒拉,表明他对神的信心,不仅是神在物质上的应许。亚伯拉罕认识到他在地上的身份,乃是‘寄居的客旅’,重要的不是世上的土地,而是神在天上所预备那个永恒的家。  

很多人在国内的时候希望能够出国,可是来到美国发现又有语言上的问题,文化上的差异,时间久了就开始怀念过去在国内的生活。
  

每当生活中有不如意,为了逃避现实中的痛苦,我们总会自欺欺人的把过去进行修饰、美化。  

创世记最初的读者:在旷野中的以色列人,正是如此,他们在旷野中过着单调、乏味的生活,寂寞久了,开始想要回到过去离开的埃及,他们忘记在埃及的痛苦、折磨,我们吃腻了玛哪,开始幻想着自己在埃及有韭菜、大蒜、各种甜瓜吃,甚至还有肉锅、美酒。这个完全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世界却在现实的旷野中被他们当作真实的。他们靠着不切实际的幻想来逃避现实中的挫折。  

今天我们也是这样,在一个城市、公司甚至是教会,我们只会埋冤它各样的问题,但是等到离开了,换了一个新的地方,就又开始回味过去城市、公司的美好,相比较之下现在所在的地方似乎一无是处。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出轨的对象,往往是前男友、前女友。当一个人与现在的情侣或配偶发生了冲突,他往往就会开始怀念过去的情侣,这个时候如果前男友突然出现,稍微安慰一下,就很容易旧情复发、干柴遇烈火。在挫折面前,人总是会拿过去的美好跟现在的痛苦相比较,以至于我们渐渐忘记或是刻意忽略过去实际的光景,而对现实越发失望。  

但亚伯拉罕并非如此,从亚伯拉罕虽然自认为在这个世界上是:‘外人、寄居的人’,却又定意将撒拉埋葬在迦南地,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买这块田,我们可以清楚的认识到,亚伯拉罕以客旅的身份看待自己,并不是出于对过去美好的幻想,他不是眷恋哈兰或吾珥地,而是对将来、天上家乡真实的盼望。他知道自己不论在地上拥有多少的财富、牛羊,哪怕是后裔、土地,终有一天会死去,会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世界的财富、享乐也好,痛苦、破碎也好,并不能真正掌控亚伯拉罕的心,他知道这个世界并非他的家。  

撒拉的死让亚伯拉罕极其伤痛,但却并未绝望,前一章神要亚伯拉罕将他唯一的儿子以撒献上为祭,整章的气氛都让人觉得喘不过去气,但亚伯拉罕却凭着信心遵行了神的命令,因为他相信神会为自己儿子的死作预备,因为他相信神能战胜死亡,即使是他的儿子真的死了,神也可以使他复活(希伯来书十一17-19),神也确实预备了一只羔羊,代替了以撒,以撒也却是犹如从死里活过来一样。因此,撒拉虽然死了,亚伯拉罕也年老了,但是他相信死亡并非生命的终结,只不过是开始。  

死乃是由罪而来的刑罚,并且只是承受是神愤怒的开始,死后还要因着我们一生的罪恶经受神的审判。但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经替我们承担了死亡刑罚,他在十架上为我们领受了神忿怒的杯,并且喝尽了。

亚伯拉罕因为相信神必预备,所以就得着了这救赎的恩典,他因为信神所以存着盼望的心,过在世上的日子,并且因为信神,仰望那天上更加美好的家乡(希伯来书十一8-16)。 



结 语:

亚伯拉罕将自己的眼目,定睛在将来的天家上,思念天上、永恒的事(歌罗西书三2)。因此他不惜一切代价买下以弗仑的田地,将撒拉和自己埋葬在迦南地,以行动表明对神的信心。
  

我们怎样看待自己的生命,怎样看待我们在‘地上’的身份,将会影响我们怎样对待和使用自己的金钱和时间,等等世人所看重的事物。
  

如果我们在买下一栋房子,决定在一个地方定居,我们当然会尽自己所能的装修、布置。但如果仅仅是一个休息站,一间旅馆,我们会将自己的积蓄、精力投入进去吗?
  

最近很多地方都有暴雨、山洪,很多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搬到临时的住所,但是一个智慧的人,绝不会把他一生所有的积蓄都花费在装修这个临时的住所上,没有哪个智慧的商人会投入自己的时间、精力去装修自己出差时所住宾馆的房间,乃是会将金钱、时间用在真正得益处的地方。房间若是不合心意,床不够大,灯光昏暗,最多下次出差不住这家宾馆了,这不会影响你的生命,甚至影响不了你的心情。
  

为着抓住神的应许,我们是否愿意放弃自己手中的四百舍客勒,我们是否可以为了顺从神而甘心放弃自己的工作?我们是否愿意为了敬拜神而乐意牺牲时间或是金钱?我们是否可以为了活在神的心意中坦然承受世界的逼迫?
  

亚伯拉罕不是傻子,这段经文当然不是在教导基督徒,做买卖的时候不要讨价。一个真正认清自己身份:寄居者的基督徒,就像亚伯拉罕一样,愿意为了天上的宝贝、美好的家乡,放弃地上一切的‘帐棚’。  

若是基督徒与外邦人能够真正的区分开来,认识到我们不过是在这个世界的寄居者,房子对我们而言只不过是个睡觉的地方,车只不过是个交通工具,甚至工作、家庭都只不过是我们服事神的管道、方式。这绝不仅仅是一个口号,而是真正影响我们的世界观,打破我们老我生命的力量,我们可以处丰富,也能够处卑贱,因为我们不会因这些这个外在的、寄居的世界来定义自己的价值。  

亚伯拉罕若是怀念自己75岁之时所离开的家乡,他完全可以回去,若他对神的盼望只是地上的财富、土地,那他一定不会用‘天价’买下以弗仑的田地。 

但是他明白,留在应许之地,顺从神的吩咐,死在迦南地、埋在这里,乃是活出对神的信心。他不追求舒适的生活,不怀念过去安全的环境,而是在一个充满外族人的地方四处飘荡,过着处处受制的飘荡的生活。值得吗?如果我们是要在这个世界寻找一个可以安身的家,确实不值得,亚伯拉罕也太傻了,他早早就可以衣锦还乡了,带着一大堆的牛羊、仆婢,风风光光的回到哈兰,他亲人们所在的地方。但亚伯拉罕所看重的不仅仅是物质上的丰富:他的财富已经足够了,早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安享晚年了。他更加看重的乃是属灵的安息,是将来永恒的盼望。 

他知道,人在世上的日子乃是有限的,而这位呼召他出哈兰的耶和华、宇宙独一的真神,乃是胜过死亡,可以赐人永恒安息的神。所以亚伯拉罕愿意一生顺从神的命令,愿意摆上他的一切。 
  

在死亡面前,在应许的应验似乎遥遥无期的光景下,在似乎微小的光中,亚伯拉罕凭着对神的信心,勇敢的从死人面前起来,以他的财富和能力,去活出对神的信心。 


后来亚伯拉罕从死人面前起来, 

对赫人说, 

我在你们中间是外人,是寄居的。 

求你们在这里给我一块地, 

我好埋葬我的死人,使她不在我眼前。 

创世记23:3-4
 
 
 
更多 回归圣经
改革宗神学就是圣约神学
唐崇荣:什么是归正神学?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意志-唐崇
圣经中的整全人观
撇弃神学靠自己读经可以吗?
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预定论及其神学意义、社会意义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
点击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