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归正神学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神学焦点>> 阅读:道成肉身:绝对位格者的独特行动
 
道成肉身:绝对位格者的独特行动
来源:侯军授权发布   作者:侯军弟兄
 
文章名:道成肉身:绝对位格者的独特行动
原作者:侯军弟兄


范泰尔的一个重要神学贡献,是把上帝看作“绝对位格”(absolute personality)。“绝对”和“位格”同样重要,在上帝这里,绝对性和位格性全然结合在一起。这意味着什么?乃是意味着上帝的主权和上帝的绝对位格性是密切相关的。 

“因为只有一个有位格的上帝,才可能是全权的;也只有一位全权的上帝,才可能是绝对的「那一位」(an absolute person)。换言之,只有一位有位格的存有,才可能作出选择并付诸执行;也只有一位全权的上帝,才可以至终避免被服在非位格的原则以下。”(《傅兰姆论范泰尔,「上帝,绝对的位格」》, John Frame, Cornelius Van Til: An Analysis of his Thought,林慈信译) 

上帝是全权的绝对位格者,因而祂“可以至终避免被服在非位格的原则以下”(only a sovereign God can avoid being subject, ultimately, to impersonal principles)。我们可以以此为前提,尝试对道成肉身的独特性进行一番思考。 

道成肉身这一事件,完全出自上帝的主权和主动的自由。三位一体上帝的第二位,主动成为人——“祂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腓2:6-7)。作为绝对位格者,上帝乃是自我决定的,绝不是被动地由上帝之外的其他任何事物来决定的。上帝是绝对位格,有绝对自由和绝对主权,在道成肉身这一事件上也不例外。圣父乃是根据自己的旨意,出于自己的主权和自由,差遣圣子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成就对选民的替罪代赎;圣子也是出于自己的主权和自由,甘愿顺从圣父的差遣而道成肉身,在十字架上成就对选民的替罪代赎。这一造物主主动地成为人的行动,绝不能理解为造物主被动地受造为人。它根本不是一个被动的行动,因为圣子乃是自己亲自“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 

同理,有人把约1:14的“道成了肉身”诠释为“道被动地受造为肉身”。因为这节经文中的“成了”(ἐγένετο /egeneto)也可以译为“创造/受造”,比如约1:3就用了同一个字,“万物是藉着他【造】的”。但是,同一个动词用在受造物身上和用在造物主身上,意义未必相同。在约1:14,“成了”(ἐγένετο /egeneto)一词是不定过去时(aorist)、中动语态(middle voice)、第三人称单数(3rd person/singular)。原文的意思很清楚,绝不是道被动地受造为肉身,而是道亲自、主动地成为肉身。 

如果有人继续钻牛角尖,提问说,既然约1:14是中动语态,是否可以理解为“道主动地让自己被动地成为肉身”呢?对此我们要小心,免得“主动”和“被动”相互抵消,而“道成肉身”是圣子自己使自己成为肉身,从根本上讲,是圣子的主动行为。更需要留意的是,对道成肉身的圣子来说,即使是从人的角度看起来是被动的行动,比如说耶稣基督被钉十字架,仍旧是出自祂的主动——耶稣基督亲口说道:“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约10:18)。这生命是祂自己舍的,祂有权柄舍去生命,也有权柄取回生命,在看似被动的事件背后,仍是上帝的主动,也即上帝的主权和自由。十字架事件彰显的不是被动/被迫的无奈之举,乃是上帝主动的拯救行动,出于绝对位格者的主权和自由。 

这个关于绝对位格者的“主动”行动的神学,还可以从改革宗的圣约神学得到某种支撑。改革宗圣约神学认为所有圣约的源头是“救赎之约”,《神圣盟约》一书为它下的定义是:“救赎之约是圣父、圣子、圣灵在永恒中所立的约,其中圣父赐下圣子作为选民的救赎主,并规定救赎所需的条件;圣子【主动】同意满足这些条件;圣灵【主动】将圣子工作的果效施行在选民身上。”(布朗、基利《神圣盟约》中文版,第29页)在神圣三位格的相互协定中,“圣子不是被迫参与此救赎计划,祂并非勉强地走上十字架;相反地,圣父把任务交给祂,而祂【自愿委身】并【完全顺服】圣父的旨意。”(同上,第33页)有人准确地指出,救赎之约是【“圣父的旨意”】,也是【“圣子的旨意”】。(同上,第43页)道成肉身是三位一体上帝在永恒中就预定的救赎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全出于绝对位格者的主动。由此我们可以理解来10:5之“你曾给我预备了身体”一语的真正用意,不是表示基督身体的受造或圣子被动地受造为人,而是表示道成肉身是圣父与圣子早就“预备”好要实施的救赎计划。 

因此,“道成了肉身”是上帝的主动作为,不是上帝被动地受造为人。圣子取得人性的行动,并不是先造出一个人或者人性,再与这受造的人或者人性结合,以至于祂既是造物主,又是受造物。圣子成为人,是造物主主动地进入受造界,以完成对受造之人的救赎,但祂自己并不被列于受造万物之中。圣子确实取得人类的灵魂和人类的物质身体,但成了肉身的祂仍然全人整位格都超越受造万物之上,这乃是一个不能妥协的“启示性事实”/“神学性事实”(revelatory fact & theological fact)。在启5:13,约翰的描述极其精准,把耶稣基督与一切被造之物区别开来,令人难以推诿——“天地间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来敬拜颂赞“坐宝座的和羔羊”——“羔羊”就是成了肉身、被杀又复活高升的耶稣基督,祂全然超越一切被造之物,也配得被造之物的敬拜颂赞。 

尽管依据人的生活常识、感官经验与理性推理(也就是所谓的“非位格的原则”),很容易因为耶稣基督拥有与人类相同本质的灵魂和身体,便逆向得出耶稣基督是受造之人或人性受造的推论,但这不符合圣经本身的观点。正如范泰尔所强调的,我们应当依据上帝的思想来思想,而不是依据我们堕落而有限的理智或常识来思想,尤其是像道成肉身这样“大哉!敬虔的奥秘”,不能不加分辨地依从圣经以外的思想来判断,必须回到圣经本身来领受。 

基督人性受造论者(以及基督受造为人论者)的依据主要是: 

1,依据古代教父与教会的神学传统(注:这实际上与亚流派争议和教父对箴8:22等经文的误读有关); 

2,依据造物主与受造物的分类与定义(注:这是囿于对基督人性的孤立处理,忽视了基督二性“不可分开、不可离散”的联合有别于其他受造物); 

3,依据人类的常识(注:这是简化了议题的复杂性,受限于人的感官和推理,忽视了道成肉身的独一无二); 

4,依据某教会信条(《比利时信条》),但非“四大信经”(注:要记得信条不能取代圣经的默示性权威,对该信条的解读也不乏争议)。 

依据1和依据3涉及到基督徒判断事物的最终权威的问题,依据2和依据3涉及到把“非位格的原则”凌驾在道成肉身的独特性之上的问题。愿圣灵带领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无论人如何滔滔雄辩,真正要害之处乃是在于立论的依据或前提。以上几种依据有一个共通之点,都未能以圣经为最终权威,有些论者甚至强迫圣经来顺从自己的立论,有违“唯独圣经”的改教原则。教会传统也好,理性推理也罢,都不是基督徒判断真理的终极依据。 

在约1:14、18和约3:16,约翰重复使用“独生子”来形容耶稣基督,“独生子”(μονογενοῦς/monogenes)一词的本意是“独一无二”(one and only),也就是无与伦比、绝世无双之意——耶稣基督乃是古往今来唯一的道成肉身、神人二性、独一位格之完全的神和完全的人,他是the only of its kind,并不是某一类受造物之中的一个。耶稣基督由圣灵感孕童女而生的神迹,也是圣子在永恒中“受生”于圣父的一个类比性的启示。恰恰是在救赎历史之中,耶稣基督启示自己是“受生”的,不是被造的,也即“内在三一”(immanent Trinity)借着“救赎三一”(economic Trinity)彰显出来。这一点其实在《迦克墩信经》里是有暗示的: 

“按神性说,在万世之先,为父所【生】(γεννηθέντα/begotten);按人性说,在晚近时日,为求拯救我们,由【上帝之母】,童贞女马利亚所【生】(原文里动词省略,相当于γεννηθέντα/begotten)。”(as regards his Godhead, 【begotten】 of the Father before the ages, but yet as regards his 
manhood 【begotten】, for us men and for our salvation, of Mary the Virgin, 【the God-bearer】) 

童女马利亚作为“上帝之母”或“生神的人”(Theotokos/ God-bearer)在《迦克墩信经》里有重大神学意义,见证马利亚所生的这位人子就是上帝的“独生子”。圣父藉着圣灵的大能,通过马利亚“生”出成了肉身的圣子,一如在永恒中,圣父藉圣灵“生”出圣子。圣父与圣子在本体上的“生/受生”关系在童女生耶稣的事件上奇妙地启示出来。 

耶稣基督的降世为人,并不表示祂是受造万物中的一部分,反而是祂作为上帝之“独生子”的显现。这一切都是“独行奇事”的上帝之作为,显明了上帝作为绝对位格者的主权、自由。道成肉身就是道成肉身,不是基督受造为人或基督人性的受造,这是绝对位格者的独一无二的位格行动,不服在“非位格的原则”(impersonal principles)以下。盼望基督徒们以谦卑顺服的心领受并捍卫道成肉身的奥秘。 

以上是读到范泰尔的“绝对位格”思想所受的一点启发,将其原理尝试性地用于基督人性争议的处理上,同时也借用了圣约神学的“救赎之约”、“内在三一”与“救赎三一”的互通作辅助说明。不过,范泰尔本人大概对此话题并未专门深思过,他也曾表示基督的人性是“上帝所造的人性”(《基督教护教学》,第31页)。从分类学的角度看,基督的人性肯定和“上帝所造的人性”是相同本质的人性,有血有肉有呼吸有体温,绝非幻影……但我们必须留意,基督的人性不是受造而来的——我们不能混淆基督人性的“属性”和“来源”。 

将“绝对位格”原理用于各种神学议题肯定需要一个过程,就像“唯独圣经”仍然是今日教会应当继续前进的方向。傅兰姆说过,范泰尔的学生需要比范泰尔更强调位格主义的原则(Van Til’s students must be even more personalistic),诚哉此言!改革宗神学是在忠于上帝启示的道路上不断勇猛精进的神学,而非因循传统、停滞不前的神学。
 
 
 
更多 回归圣经
基督人性受造论正确吗?(陈鸽
基督人性受造论之争始末(陈鸽
从六日创造之工论基督的人性非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上帝在旧约为何要杀尽迦南人?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云阅读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 福音云阅读
Copyright 2008-2020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