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圣经:基要真理 神学归正 真理辨惑 教牧培灵:教会牧养 证道分享 家庭生活 抵御异端:揭示异端 异端辨惑 护教卫道
  初信福音:寻真之路 真假辨析 普特启示 信仰问题: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异教问题 福音书房:基要真理 神学归正 教义解经
返回主频道 基要真理 归正神学 真理辨惑 神学焦点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归正书房
  您所在位置:首页\回归圣经\神学焦点>> 阅读:中国古代的上帝是圣经的上帝吗?
 
中国古代的上帝是圣经的上帝吗?
来源:麦琪的礼物   作者:丁书奇
 

      中国古代的“上帝”,是基督教的上帝吗?这个问题对明白基要真理的基督徒来说,答案显而易见,但对那些学富五车的专家学者、文化基督徒就不一定。长久以来,华人中间流传着一种谬误,认为中国古代典籍里的“上帝”就是基督教的上帝,中国古籍里的“道”就是《约翰福音》里的“道”,甚至有人说“耶稣就是天”。  

      这种想法的始作俑者,是天主教传教士利玛窦,他通读儒家经典《诗经》、《礼记》、《尚书》以及历代中国史书,认为中国古籍里所记载的“上帝”、“天主”等至高神的概念,与古代犹太人所认识的宇宙主宰是同一位神,所以他把《圣经》中的上帝翻译为“上帝”、“天主”。1603年利玛窦在自己的作品《天主实义》中,认为原教旨主义儒家信仰“上帝”,只是后来这种信仰越来越衰败,被遗忘了。他感慨说:盖昭事上帝之学,久已陵夷!(侍奉上帝的学问,已衰败很久了!)  

      利玛窦试图寻找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之间的契合点,这样方便在中国士大夫中间开展福音工作,初心很好,不过他所得出的结论却是错谬的。事实上,本着知识上的诚实,稍一对比就会明白,基督教的上帝和中国典籍里的“上帝”不是同一位。清代福建天主教徒严谟说:“敝中邦古书,惟《五经》《四书》其说可凭……以今考之,古中之上帝,即大西之称天主也……至三位一体,则万万不可及。”严谟更精细严谨一些,认为中国古人的上帝不是基督教三位一体的神,但他依然沿袭利玛窦的错误,认为中国古籍的“上帝”和西方传教士所说的天主是一回事。  

      利玛窦的思想,后来被一些新教传教士所继承,他们认为耶稣和孔子没什么矛盾,基督教可以和中国文化相融合,或补充儒家之不足。到了五四运动时期,中国基督徒知识分子在“非基督教运动”的冲击下,提出“基督教本色化”的呼吁,很多学者试图将基督教神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结合起来,他们认为这样做,基督教就可以更好的被中国人接受。这一时期,涌现出好些基督教神学家和学者,如吴雷川、赵紫宸、刘廷芳、王治心等。重要著作有吴雷川《基督教与中国文化》、赵紫宸《学仁》、王治心《中国基督教史纲》等。有意思的是,这些人无一例外是自由派神学的代表。  

      到了最近几十年,沿袭利玛窦谬误的有,远志明讲解老子和《圣经》;石衡潭讲解《论语》和《圣经》;杨鹏作品《“上帝在中国”源流考》,最近看到范学德一篇文章,发出惊人之语——“耶稣就是天”。  

      以上这些人,都是被利玛窦误导了,耶和华你的神乃是烈火,是忌邪的神(申4:24 ),不可能和异教的神混同,神的救赎计划全然记录在圣经里。我在这里不掉书袋引用太多资料,只需对这些人的思路稍作分析,大家就明白怎么回事。  

      天主教的神学传统有两点必须时刻警惕:第一、圣经-传统双源头的权威;第二、神圣启示-自然启示双重知识论。在这两大神学传统之下,福音很容易受到人类宗教和文化的玷污。明清传教士牵强附会,将华夏文化里的至高神“上帝”与基督教的上帝强拉硬拽,主要是启示论上有极大问题,他们大大抬高了自然(普遍)启示的地位,后来的专家学者、文化基督教沿袭这条错误的路子,对真理毫无敬畏,大肆宣扬这一错谬的说法,甚至把前人的错误当成了自己继续犯错的论据,真是啼笑皆非。  

      根据《圣经》启示,我们知道罪不仅败坏了人的心灵和意志,而且也蒙蔽了人的理解力,人的理性受到罪的污染,马丁路德说,“理性是人尽可夫的娼妓”。按照人的理解能力,我们无法仅仅透过普遍启示认识上帝,我们对普遍启示的认识只能是扭曲的、错误的。自然(普遍)启示有两个范围,第一个范围叫做「外在的显明」,就是「借着所造之物」;第二个范围叫做「内在的显明」,就是「显明在人心里」。“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 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 神的永能和 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1:19-20)  

      这两样事都证明神是神,这两样都不是人想象出来的证明,而是神自己所显明出来的见证。神透过普遍启示,使人在普遍启示中听见了外在的声音,又听见了内在的声音,看见了外面的见证,也看见了里面的见证。「外面的见证」和「里面的见证」总合起来,就变成我们的文化性和宗教性生活的总合,这就是人类为什么会有各类宗教和文化的原因。然而,因为人的罪性,没有人能够从普遍启示中认识神。  

      以上的观点出自唐崇荣牧师的《启示与真理》,可以帮助我们明白在圣经特殊启示以外,根本就没有任何宗教和文化能够认识神,人类走出伊甸园的那一刻,就注定和神隔绝。除非神亲自将祂自己启示给我们,否则没有人能够认识神。所以,中国古代典籍里的“上帝”怎么可能是基督教的上帝呢?事实上,那只是中国古人对普遍启示的错误认识罢了,就像其他文明的宗教和文化一样。  

      世俗学者们的知识论是自然主义-经验主义-历史主义的混合物,他们往往使用宗教-历史方法,对各类宗教和文化进行比较,因为某些共同点,就认为彼此等同、有关联,然后得出令人咋舌的结论,这等于否定了基督教启示真理与其他文化和宗教的区别。 在宗教-历史的研究中,泛巴比伦文化研究是典型,挖出一大批巴比伦史料,和《圣经》一对比,发现有一点点像,于是就认为圣经是摩西收集了当时的传说自己创作出来的。请问,您的逻辑在哪里?最起码应该有“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精神吧。  

      我们可以推测,从创世源头来说,整个人类都对上帝有原始的记忆,在上帝拣选亚伯拉罕之前,人类共享着这些原始记忆,但是因为罪的缘故,我们无法真正认识上帝,所以才有了各种错谬的偶像崇拜宗教以及异教文化,中国古代典籍里的宗教正属此类。  

      事实上,在很多古代文明里都有至高神的概念,非洲、美洲、蒙古、澳洲等地,人们相信一位超越、良善的至高神,与此同时充满了迷信和巫术的宗教实践(《启示的哲学》巴文克),这和中国古代类似,除了祭拜至高神“上帝”之外,还会祭拜各种河神、山神,以及祭拜自己的祖先。我们能说其他文明中的至高神,也是《圣经》中的上帝吗?  

      利玛窦的时代,还没有古近东考古学,他不见得有现代学者这么无知无畏,他当初与儒家士大夫论战,传福音的动机更大一些。然而,到了中国的专家学者、文化基督徒这里,事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这些读过几本书的人,往往很容易有知识上的偏见和自负,他们对基督教的认识不是“因信求知”,更无视《圣经》的权威和大公教会的属灵遗产。他们使用研究世俗学问的方式,对《圣经》随意发挥和解说,真是极大的亵渎。  

      前面提到的重要学者,吴雷川、赵紫宸、刘廷芳、王治心等这些人,在神学上都是自由派,用王明道的话说更直接,他们都是“不信派”。这些人顶着学者、博士的头衔,到处胡说八道,我在信主之前看过吴雷川的《基督教与中国文化》,大跌眼镜,这个人对基督教的认识水平还不如一个勤快的慕道友。  

      当下,“基督教中国化”的口号越来越响,好些专家学者、文化基督徒有意无意都参与进来了。是传统文化情结作祟?是民族主义情绪?是理性的自负?我们必须说,基督教不是西方的,也不是东方的,基督教是上帝的。作为跟随基督的门徒,我们要警惕这些声音,这些声音要么温文尔雅,要么激动人心,往往打着沟通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旗号,甚至用更加属灵正确的言辞说什么有益于传福音。然而,真理就是真理,是绝对的、排外的,不是相对的、混合的。  

      东亚文化圈最容易敌基督,天主教进入日本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电影《沉默》里有体现,天主教最终和日本本地的神道教、佛教混合起来,变得模糊不清。唐代景教也是类似,借用了很多佛教和道教的文化元素,经过两百年的流传,最后完全被中国文化同化,消失殆尽,无法辨认。这样惨痛的教训,我们不得不警惕呀!  

      基督教入华几百年,当初翻译《圣经》使用中文“上帝”一词,但如今这个词已有了新的内涵,完全和中国古籍的“上帝”没有关系,专家学者、文化基督徒们要谨慎一些,因为当我们在谈论上帝的时候,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本站立场和解释:

中国古人所信仰的天、道、上帝、神等不能等同于《圣经》中所记载的三位一体的神!

因为在人还不认识《圣经》中所启示的这位生命的主的时候,他们看到的只是上帝在各国各民族中用自然天象和一系列的事件所发出的普遍启示罢了,我们在唯一认可只有《圣经》中启示的那一位才是宇宙万物的主宰的时候,同时也不能否定上帝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普遍启示,因为神的话告诉我们神会用各种普遍启示向世人展示祂的存在是那么的真实,让世人看到神的普遍启示则与自己内心上帝所安置的良心互作印证,使人自己清楚知道或是或非,是有罪的,让人对上帝的事无可推诿!

《圣经》还启示我们,上帝掌管天下万事万物,掌管人类历史的进程,他才是主宰!既然掌管世界历史进程,祂大能的手也必然参与对世界历史的掌控,否则人世间早就毁灭了,但在上帝的时间表还没有实现祂的救赎计划以前,在末日上帝还没到来以前,上帝掌管一切的进程,主在天上坐着为王!!

然而,各国各民族只所以无法从普遍启示中认识《圣经》中这位至高的真神,是因人的罪阻碍了对神的认知和接受神的能力,人们无法脱离圣经或靠自己来悟出圣经中所启示的上帝,也正因为如此,圣经中所启示的那一位主才要来拯救世人,留给我们祂启示的话语--《圣经》,这就是特殊启示。(注:远志明牧师其实就是扩大了普遍启示的真理,将此与《圣经》中的上帝混合统一,结果是神学混乱,大错特错。假如他能利用普遍启示将圣经中至高的主介绍给不信的罪人认识,再用正确的圣经真理加以纠正和确信三位一体神到底是谁,这效果要好的多,但可惜…更不用说最近的讲道,远志明说他和主耶稣面对面在坟墓里的一些事了,这些都是很大的真理问题,我们必须加以分辨。)

另外,普遍启示的存在是真实的,我们不能因噎废食,全盘否定而不去认真小心分析,因为神用这些普遍启示好让我们给还没有认识上帝的人利用这个契机来传扬《圣经》中的真理话语,你不能完全不提或者丢掉,因为上帝在世间普遍的启示那是隐藏不住的,因为神说“世界一切众善的源头都是来自于上帝!”,但你不能与圣经的启示放在一个同等的位置或高度,而且罪人们也不能从普遍启示中肯定或认知《圣经》中所启示的神,这根本不可能,但当他们进入教会,阅读《圣经》神的话后,再回头看上帝普遍的启示,也许他们会明白上帝确实从创世以来一直在用祂大能的手在掌管人类!圣灵保惠师则会在他预定的计划中拣选一个归信他,阿们!如果你对普遍启示没有这样的认可,把普遍启示与圣经等同位置,且相信古代人所信仰的就是圣经中信仰的上帝,那么你真的需要及时归正了!反之同理,你把上帝普遍的启示也丢掉,你是在否定上帝在世间万事万物的掌管的大能和作为,同样需要归正!求主赐我们智慧,为更好的将主的福音传扬全世界!

愿主赐福给大家,阿们。 

 
 
 
更多 回归圣经
改革宗神学就是圣约神学
唐崇荣:什么是归正神学?
神的预定与人的自由意志-唐崇
圣经中的整全人观
撇弃神学靠自己读经可以吗?
圣经的默示与权威
加尔文的上帝主权论
神主权的恩典与人的责任
预定论及其神学意义、社会意义
加尔文解经:一次得救,永远得
进入该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如何看待音乐圣诗摇滚化的情况
·什么是绝对的真理?
·慈爱的上帝为何容许魔鬼存在害
·非洲饥荒中的孩子没听福音受害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