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该频道 揭示异端 异端辨惑 护教卫道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捐助圣工 回归圣经站点
  您所在位置:首页\抵御异端\异端辨惑>> 阅读:韦斯利宗亚米念主义
 
韦斯利宗亚米念主义
来源:选自《教会被掳于亚米念》   作者:吕佩渊牧师
 

  借着十七世纪「理性主义」兴起,迎合了「人本思想」世俗风潮,所以理性挂帅的「亚米念派」乘风而起,在英国发挥其巨大影响力。十八世纪时,「亚米念派」思想在约翰韦斯利身上开花结果。由于韦斯利采取了「亚米念派」的架构方法,但是修正了一些错谬,所以堪称为「修正派亚米念主义」。巴刻认为应该区分两种「亚米念主义」:荷兰的抗辩派亚米念主义,以「理性」挂帅,可称为是「Rationalistic Arminianism理性派亚米念主义」;英国的韦斯利宗亚米念主义,以「经历」当家,被称为是「Evangelical Arminianism福音派亚米念主义」。  

  1. 英国圣公会的背景  

  英格兰的宗教改革,不如苏格兰彻底。原因是英王亨利八世脱离天主教的动机,是为了个人婚姻与政治利益。英格兰的天主教势力仍大,女王玛利即位之后,想要恢复天主教,大肆血腥镇压抗罗宗;后来的伊利沙伯女王登位后,天主教势力大减,清教徒运动开始,认为英格兰的改教运动不够彻底。希望效法瑞士与荷兰,苏格兰。清教徒基本上都是改革宗信仰,连英王雅各布一世及其选立的坎特伯利大主教(圣公会最高主教职位),在救恩论上也都是加尔文信仰,派代表参加「多特大会」,赞同『多特信经』。  

  但是在政治上,雅各布王与大主教压抑清教徒的势力,目的是要巩固国王的「君权神授」,是教会元首地位。所以,凡是赞同「君权神授」的亚米念派,也受重用。后来,查理一世继任,选立劳德为坎特伯利大主教。劳德是亚米念派,痛恨加尔文派清教徒,帮助查理一世镇压清教徒。劳德排斥加尔文信仰的主教们,他所派任主教的人选,全是亚米念派。在其任内,他将圣公会的众主教领导阶层,更换为亚米念派。  

  虽然「清教徒革命」成功,克伦威尔成为护国公。但是,当克伦威尔于1658年逝世,查理二世复辟于1660年,恢复圣公会制。所有不从国教者,皆受大逼迫。亚米念派的圣公会人士得势,加尔文派的不从国教者遭受打压或避难国外。后来的「光荣革命」威廉与玛利执政,1689年颁布「宽容法案」,容许不从国教者有崇拜自由。然而,圣公会的亚米念派势力已经巩固。  

  2. 约翰韦斯利的家庭背景与得救经历  

  约翰韦斯利生于1703年,其祖父与外祖父皆是1662年被逼迫的不从国教者,被剥夺圣职。但是到了其父母塞缪尔与苏珊娜时,二人的信仰,已从加尔文派不从国教者,加入当时亚米念派当家的圣公会。塞缪尔是圣公会牧师,与其妻苏珊娜,都敌视他们所离开的加尔文派信仰。然而,他们仍然受「清教徒传统」影响,注重追求敬虔生活。  

  韦斯利从小受父母影响(受母亲苏珊娜的影响最大),家庭环境使他崇尚追求敬虔圣洁,但是,是以自己努力来配合神的恩典。这正是当时圣公会中的「道德主义Moralism」追求方式,也影响了他一生的事奉。当韦斯利二十二岁时,母亲苏珊娜写给他的信中,清楚提到她的亚米念派的「预知论」:神的预定拣选某些人得救,是根据祂预知他们会以自己的信心来接受救恩。约翰后来一直都是持守此立场。  

  韦斯利于1728年被按立为圣公会的牧师之后,他开始仔细密集研究圣经,喜爱葛罗提司Hugo Grotius(荷兰亚米念派的大师)所写的『圣经注释』,与布尔George Bull(颇负盛名的的道德主义者)的神学著作。所以,韦斯利年轻时耳濡目染从父母所学习,后来又受这些大师著作的思想塑造,自然而然跟随父母的脚踪行,成为「道德主义式的亚米念派」。  

  然而,十年之后,当1738年韦斯利在伦敦Aldersgate Street雅德斯格街的「敬虔派聚会」(由「莫拉维亚弟兄们」主领)中,得到重生的经历。当天,韦斯利在聚会中,听到有人诵读马丁路德所写的「罗马书注释」,他听到「唯独因信基督称义」的真理,心里突然间火热起来;他终于体会到莫拉维亚弟兄们以前所告诉他的:「真正的信,是经由十架得着赦免与接纳的确据」。  

  韦斯利终于明白:此确据是真实信心中的要素,这才是使人得救的信心。韦斯利在1744年「会议记录」中,表明此点。此教训类似清教徒的教导,与荷兰的亚米念派不同。至于韦斯利的「称义」论,是归回了改教家的立场,他论及「基督的赎罪」是除去罪恶与代替受罚,坚持唯有根据基督的死,我们才蒙神赦免接纳(韦斯利在1765年,公开承认他自1738年来,所相信的「称义」教义,与改教家加尔文所相信的一样)。  

  韦斯利的「雅德斯格街」经历,使得他修正了一些「道德主义式的亚米念派」想法,往「宗教改革信仰」归回了一步。但是非常遗憾,他的一生从未放弃「亚米念派」的思想架构,与「道德主义」的「神人合作说」。这使得他自1741年起,在神学立场上与怀特菲决裂,走上「亚米念派」的不归路。  

  3. 韦斯利反对加尔文主义  

  韦斯利总是要人们记住:他是以「亚米念派」的出发点来解释他的教义。他憎恨加尔文主义,给自己带来许多麻烦,其实大多数是出于误解的自导自演。在其著作中,表示:追求圣洁的韦斯利循道派,其直接的对头就是加尔文主义。因为他错以为「加尔文主义」是宿命论:人得救是借着蒙拣选,不需要成为圣洁。  

  韦斯利对加尔文主义的误解,导致他在三方面一直嘲弄加尔文主义,他误以为加尔文主义是:(1)反律法主义(拦阻人追求圣洁,使得圣洁无意义),(2)反对向世人传讲神的爱(他总以为加尔文主义认为世人中只有二十分之一是选民),(3)命中注定的宿命论(摧毁了人的道德责任,否定了方法的重要)。这些误解不只是令人遗憾,更是令人费解。因为他有许多加尔文派的朋友(例如怀特菲),也有许多机会可以阅读加尔文派的著作。看来,韦斯利对「加尔文主义」的不求甚解与讥讽毁谤,很可能是因为他终生活在苏珊娜的阴影之下。  

  4. 韦斯利与荷兰的亚米念派之不同处  

  韦斯利早年在当时圣公会的亚米念派背景中成长,追求自我努力想获得重生的经历,但遭遇连串的挫折;后来在莫拉维亚弟兄会聚会中获得突然而来的重生经历。这使得他不得不承认「罪人自己是彻底的败坏,无法自救;罪人连选择回应神的能力,也是全然丧失」。而荷兰的亚米念派则是相信「罪人虽然堕落,但是罪人自己仍有选择悔改响应神的能力」。在此点上,韦斯利与荷兰的亚米念派是截然不同的。  

  韦斯利认为「罪人是全然的堕落,全然的无能,丧失了悔改回应神的能力」,在此点上他认同路德与加尔文所说的。但是仅此而已,因为他认为:每一个人又从新得回悔改回应神的能力;此能力是神赐给每一个人的超自然恩典,是十字架所带来的普遍结果。换言之,韦斯利认为:主耶稣为每一个人钉十字架,使得每个人都得到此恩典,恢复了可以选择悔改信主的能力。至于当事人会不会悔改信主,这是那人自己要作的决定,他自己有能力可以接受福音,或是拒绝福音。  

  我们用「主耶稣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的神迹作例子,来说明:拉撒路死在坟墓里,没有任何能力听到主的呼召来回应;因为死人是没有听觉与回应的能力。神的儿子大能的声音「拉撒路,出来!」,这有效恩召使得拉撒路先活过来,听明白主的命令,就立刻起身从坟墓里出来。这就是「宗教改革」根据圣经所宣扬的福音,大喜的信息:罪人全然败坏,死在罪中,自己无能响应福音的召请;主耶稣的呼召叫我们从死里复活,重生我们,使我们以悔改相信听从来回应。  

  荷兰的亚米念主义的看法与「宗教改革」南辕北辙,认为:罪人不是死在坟墓里,乃是重病躺在坟墓里,奄奄一息,虽然自己没有能力医好自己,但仍有能力在坟墓里作最后抉择,自己可以接受或拒绝听从医生的救法,要不要康复从坟墓里出来。所以,荷兰的亚米念派可说是「拉撒路的病体躺在坟墓里,但是没死」。  

  韦斯利承认「拉撒路死在坟墓里」,也承认「主耶稣叫他从死里恢复了听觉,有了响应的能力,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中;从此他还是重病在身,病体躺在坟墓里;他必须自己作一个抉择,要不要听从主的话,完全活过来,起来走出坟墓;他也可以选择继续躺在坟墓里,不理会主的吩咐。所以,韦斯利可说是「拉撒路的尸体,因着普遍恩典,变成病体躺在坟墓里」,卖个关子,从尸体变成病体,又回到了亚米念派的原地踏步。  

  韦斯利从自己的经历中,发现不能不承认「罪人全然的败坏」,不能苟同「亚米念派」的「罪人有限堕落说」。但是,韦斯利转了一个大湾,还是将「尸体」变回「病体」,接下来他就安心的踏上「亚米念派」的不归路。所以他可被称为「四点的亚米念主义」。此即说明为何韦斯利将其在1778年创办之刊物,命名为『亚米念派杂志Arminian Magazine』(在其离世多年之后,韦斯利循道会于1805年将之改名为『循道会杂志Methodist Magazine』)。  

  韦斯利虽然未能完全脱去圣公会中的「道德主义」,但是他强调要依靠神的恩典,也承认「愿意与神配合的能力」也是来自神的恩典,不认同亚米念派的讲法(存在于罪人的本性中)。但是,他始终是以「亚米念派」的「神人合作说」来解释,人的意志要与神的恩典配合,才能使神的恩典发生实质果效。神的恩典赐给人能力,但是不能改变人自主的意志。此即为韦斯利仍然落在「人本主义」(自伯拉纠至亚米念的「人自己作主」思想)桎梏中的根本原因。  

  5. 韦斯利的「完全成圣」主义  

  十八世纪英国循道运动的领袖,怀特菲与韦斯利两人因着信仰立场不同而分道扬镳。怀特菲在美洲带领「大觉醒运动」,与爱德华兹带来第一次大复兴,这是持守「宗教改革信仰」的开花结果。  

  怀特菲原先在英国所带领的会众与工作,由韦斯利接收。当怀特菲回到英国后,谦卑退让,不与韦斯利竞争,继续持守「改革宗信仰」开荒布道,牧养教会,在贵族与知识分子中带来很大的影响。他在韦尔斯的工作果效存留至今,「韦尔斯循道会」(又称「加尔文宗循道会」)即步随他的脚踪,名牧锺马田就是在此教会背景中成长并事奉,后来成为伦敦西敏教会的牧者。  

  韦斯利没有听从怀特菲的劝告,继续坚持其「亚米念主义」,由于其组织行政的长才,带领「韦斯利宗循道主义」的发展壮大,成为今日「亚米念主义」的大本营。「韦斯利宗」的信息是「神人合作」导致信徒的得救,得救的信徒必须继续「神人合作」才能得救到底;所以,真正重生的人也有可能至终灭亡。这使得信徒只有「暂时得救」的确据,却没有「至终得救到底」的确据。这样的结论,正是「天主教」与「亚米念派」的一致看法。  

  韦斯利强调:信徒如果努力靠神恩典,在今生可以达到「完全成为圣洁」的状态。韦斯利的「完全成圣主义」,正是「神人合作说」的发挥到淋漓尽致的结果。遗憾的是,这是不合圣经的教导,误导人们以「主观感觉:自己完全圣洁无罪」代替了「客观事实:我们仍有隐而未现的罪」。  

  韦斯利从未宣称自己或其它任何人,在今生已经达到「完全圣洁」的地步,他只是强调:基督徒在今生有这个可能,所以,人要与神合作,自我努力追求以达至此目的。由此看来,「完全成圣主义」的假说,是「道德主义式的亚米念派」发展到最终的必然结论,也诱导了「圣洁运动」的起始与发展。 

 

 
    整理发布: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抵御异端
海外为“重生派”的三个辩解
回应《不要重塑神在中国所拆毁
真理不妥协的缘故
掌握传道与卫道平衡与分寸
护教的动机与历史鉴戒
如何辨别异端邪教
唐崇荣牧师谈灵恩派
李常受呼喊派和恢复本圣经的谬
关于安息日和安息日会的解答
融合瑜伽玄学东方神秘主义的异
进入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上帝在旧约为何要杀尽迦南人?
·耶稣是唯一得救赎的途径吗?
·可否请真的弥赛亚起来?
·死的弥赛亚又有什么用呢?
·耶稣是主还是骗子或疯子?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云阅读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 福音云阅读
Copyright 2008-2020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