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圣经:基要真理 神学归正 真理辨惑 教牧培灵:教会牧养 证道分享 家庭生活 抵御异端:揭示异端 异端辨惑 护教卫道
  初信福音:寻真之路 真假辨析 普特启示 信仰问题: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异教问题 福音书房:基要真理 神学归正 教义解经
返回该频道 寻真之路 真假辨析 普特启示 科学信仰 其它频道:信仰宣告 关于我们 福音问答 捐助圣工
  您所在位置:首页\初信福音\科学信仰>> 阅读:创世记和地质学研究发现
 
创世记和地质学研究发现
来源:互联网   作者:无名
 
      索引:地质学作为对物理结构、化学成分和地壳历史的科学研究,直到十八、十九世纪才出现。然而哲学家和神学家自古以来的作品含有许多对地球历史的推测,关心真理的人们所面临的问题许多与《创世记》大洪水相似的大灾难记录在世界各地的传说中随处可见。所以圣经在这一点上并不是孤立的。    


正文:      

I、圣经与科学        

  《创世记》中对大洪水的描述是一个毁灭大部分地球生命的全球性大灾难,并且一定严重地改变了地球的外貌。现代流行的科学分析中没有这样大规模的灾难。这一省略成为使徒彼得预言的一个重要的应验──在末世人们将有意地忽视创造和大洪水(彼后3:3-6)。现代科学思想以生物学和地质学的进化论概念来取代圣经的创造和大洪水。关心真理的人们所面临的问题就是这些相互矛盾的观点哪个是正确的。既然圣经和大自然都可以成为信息的来源,并且具有相同的作者──上帝,一个更好的问法应该是:当我观察科学与圣经时,我会发现什么真理?在正确理解的情况下,两者应是一致的,而且两者互相启示对方(怀爱伦,1903年著,第128页)。        

  许多与《创世记》大洪水相似的大灾难记录在世界各地的传说中随处可见。所以圣经在这一点上并不是孤立的。就如接下来我们会发现的,大量的科学证据也与《创世记》中所描述的大洪水有关。因此本文的一个基本的前提就是,作为一位对世界历史真理的寻求者,人们应当考察尽可能多的信息,不论它主要是科学方面的、历史方面的、还是圣经方面的。这种方法被认为比传统的仅限于所考察的范围内的方法要高明得多。信息越多越好。        

II、大洪水地质学的历史报告        

一、总述        

  地质学作为对物理结构、化学成分和地壳历史的科学研究,直到十八、十九世纪才出现。然而哲学家和神学家自古以来的作品含有许多对地球历史的推测。以塔里斯和亚拿西曼德为代表的希腊自然哲学家们讨论了有关地质学的现象,诸如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海洋贝类和植物残余的化石。希腊人对此给予了表现他们世界观的不同的自然解释:海洋曾一度覆盖了大块的陆地;周期性的洪水毁灭了所有的生命;陆地和海洋在不断地更换位置等。海洋犯罪说可能是所有理论中最流行的理论,人们的争议只是关于其范围、频率和原因。        

  在以后的世纪中,早期基督教著作家们,如特土良、屈梭多模、希坡的奥古斯丁,以挪亚大洪水的亮光来解释地质学的奥秘。地质学的特征通常被视为是圣经洪水的证据,或者至少是一个全能上帝的作为。自然哲学家们对科学与神学没有给予鲜明的区别;大自然和圣经都被视为是上帝大能和奥秘的显现。        

  随着文艺复兴的到来,人们对于科学研究的兴趣得以复兴,再加上新大陆的发现,使得全球范围内地质学现象的研究成为现实。        

  但现代地质学直到十八世纪才得以发展,可能是受到了在欧洲西北部的开矿地区对于地质学实用知识需求的促使而产生的。在德国弗莱堡的一位矿物学者,亚伯拉罕•G•沃纳(1750-1817年)推出了地质学或他习惯称呼的地球构造学的水成论。水成论者相信整个地球曾经被一个海洋所覆盖,包括最高的山。此理论被用来解释岩石中各种矿物质的存在。沃纳对于矿物质的理解使得他相信全世界的地质层化是在统一的堆积层中形成的。这些岩石层通过五个被明确定义的阶段的不断沉积而露出海洋,形成岩石物质。这一理论被称为洋葱外衣理论。        

  一个要求漫长时间的相反学派兴起,他们被称为火山学家或深成学家。在他们最著名的倡导者爱丁堡的詹姆斯•胡顿(1726-1797年)经常被摘录的一段话中,我们没有发现任何开始的痕迹与结束的盼望。在《地球理论》一书中,胡顿推出了他的观点。他相信所有在地球表面上能发现的地质现象都可以用至今仍能观察到的自然原因来解释。这一概念从此成为众所周知的地质均变论。        

  由于地质均变论需要漫长的地质时间,而这与被广泛接受的乌社尔大主教的年代表(宇宙被创造于公元前4004年)相抵触;又由于胡顿的文章形式非常混乱,许多人寻求了其它的地质学理论。火山作用的主要反对者之一是巴伦•乔治斯•L•库威尔(1769-1832年)。他是比较解剖学的传播者和古生物学的创始者。他的地质大灾难论认为自然的灾难曾多次毁灭地球的大部分地区,并且新生物群最终取代了那些被毁灭的种群。如此,连续的灾难周期伴随着连续的再繁衍。        

  《创世记》大洪水可能是最终的和最恶劣的洪水。继库威尔以后,威廉•布克兰成为地质大灾难论的主要设计师。他将库威尔的理论与创世记大洪水联系在一起。其他人跟随了他的模式。威廉•史密斯(1769-1839年)是一个土地测量员和英国地质学之父。他相信化石成一定的次序形成,并可以被用来认定地层。其他学者假定生命的延续并断定化石可以被用来认定每个地层的年代。        

  到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末,自然神学似乎与科学达成了完美的和谐。他们将创世记创造周确实的记录扩张为漫长的地质年代,每一个年代产生出一种比前一年代更先进的生命类型。大洪水已不再被视为一个重要的地质事件。如果大洪水确实发生了,它只被视为是在有限范围内发生的或者许多类似的灾难中的一个。        

  1803年,约翰•普莱费尔将胡顿的理论用更易读懂的形式表达出来。但这个革命性的地质均变论直到查尔斯•利尔爵士(1797-1875年)在他的《地质学原理》(1830年著)一书中将此理论复兴、综合和大众化时才被人们所接受。他有效地论证了地质均变论是使人们能够通过自然定律来解释地质事件的原理。他说服了绝大多数科学家去相信地球现在的形状即不是通过过去六千年来上帝神圣的作为也不是通过创世记大洪水的水流作用,而是缓慢的自然作用的结果。可观察到的自然力按照万古永在不可变更的物理定律运转着。这种观点的广泛接受为达尔文的进化论铺垫了道路。        

  到十九世纪中,地质均变论被视为基础原理,并影响了以后一个世纪的地质学思想。《创世记》的大洪水被大多数人所屏弃,从原来的一系列灾难中的一个严重灾难变为一个发生在美索不达米亚的事件,或仅仅是一个传说而已。        

  然而,在最近的几十年里,地质均变论面对着越来越多的问题。地质大灾难论认为地质过程的正常速度被解释为由不寻常的事件间断地产生的。这种观点即使是在否认宇宙中超自然力的干预的学者中也在逐渐获得支持。关于地质学理论的一些现行的趋势更详细的记录,请参看本文V。        

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与地质学        

  在1844年大失望以后的诸年间,复临信徒们主要忙于研究基督第二次再来的预言征兆,而无暇关心地质学界激烈的争论。然而他们对圣经预言的研究很快使他们注意到《彼得后书》第3章的内容。这里描绘了世界终结的物质形式。反映年轻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信仰的第一个刊物登载了一篇关于地核(地心)组成成分以及作为基督即将显现的征兆的火灾、地震和火山爆发的记录的文章。当第七日安息日的教义成为教会的一个主要教义时,对《创世记》字面意义的七日创造的维护变得格外的重要。        

  安息日会的神学家们在寻求支持《创世记》记录正确性的证据时并没有试图进入地质学的实际研究之中。均变论地质学所假定的漫长年代与《创世记》的字面意义的解释相冲突。人们曾试图检验是否圣经记录被错误解释了。怀雅各和J•N•安德烈坚持认为地球直到创造周时才出现,而一个被称为从属创造论者的团体假定相信地球化学成分(仍然是上帝创造的)的存在比六千年要长并不是没有圣经根据的。此争论一直延续着,然而并没有很多的一致意见。但从属创造论者一直保持着少数的席位。        

  早期安息日会杂志重载了其他基督教团体,和为证实圣经字面解释正确性提供了证据的,或从进化论地质学中挑错的科学家们所写的文章。《评阅与宣报》杂志的编辑们,特别是乌利亚•史密斯非常注重强调他们对地质学事实的错误运用和滥用的反对,而不是对科学本身的反对。他们常常表述说随着地质学的幼小科学继续发展新的理论,科学与圣经之间一定会产生和谐的关系。同时,他们也警戒不要过快接受任何对创世记记录的真实性表示怀疑的新科学主张。当然,真科学一定是与圣经和谐一致的,因为两者都有相同的作者。        

  从1850年到1900年在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内,科学被视为是试图逃避上帝作为创造者和主的人们所适用的一种工具。因为所有的真理都是建立在圣经不变的标准之上的,所以人们不相信那些不敬虔的科学家的话语。这是安息日会大洪水地质学的神学时期。此理论是与创造论紧密相连的。大多数对地质学感兴趣的学者,如A•T•琼斯,以怀疑主义的立场对此领域的著作进行研究,期待和寻找矛盾、缺点和错误。        

  乔治•麦克科雷迪•普莱斯(1870-1963年)是一位教师和作家。他是安息日会大洪水地质学的科学时期的兴起人。通过对现有的地质学著作的学习研究,他发现他对于《创世记》字面解释的信心并未动摇。他对新教试图接受有神进化论(此观点认为上帝通过一个漫长的计划过程创造了世界)的趋势表示痛心。普莱斯呼吁各教会进行一次新的改革:通过返回到创造的真理来为作为创造主的上帝辩护。        

  1902年普莱斯出版了共计二十五册的《现代基督教与现代科学的大纲》一书的头册。书中向三大进化论理论发起挑战,他们包括:均变论地质学、生物学(有机)进化论和有神进化论。他以后的书籍中主要针对地质学,因为他相信这是其他进化论的基础。在对于化石记录中生命形体顺序的进化论解释时,普莱斯认为化石是在大洪水中被毁灭的大洪水前世界的动物和植物。他断言地质学均变论的假定和生命形体进化论的演变是没有证据的。而这些正是人们对于岩石和化石武断的年龄测定的唯一原因。        

  将近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普莱斯主导了对于进化论地质学的攻击。并影响了其他基要主义的基督教团体。他在新教界的影响使得许多安息日会信徒几乎把他视为是受圣灵感动了的,并且人们很难既反对普莱斯的观点而又不被视为是与上帝真理不符的异端邪说。        

  然而当普莱斯几乎将地球地壳所有的重要地质特征都归咎于创世记大洪水时,他的一个学生,H•W•克拉克发现此观点需要加以修改以便允许可能的洪水前地质构造。普莱斯相信化石中并不存在真正的次序,但克拉克在层化的岩石中看到了次序的证据。克拉克用他的生态成带现象的概念为此次序提供了一个解释(见本文VI. 三)。普莱斯将大陆冰川的证据解释为洪水的作为,而克拉克提出数据显示,高山的冰川作用和在北半球平原上的大陆冰片层都是真确的概念。虽然后来的安息日会科学家们对这些解释做了些调整,但他们仍对均变论地质学持反对态度并坚信创世记大洪水的字面解释。        

III、在被启示的记载中所提供的对大洪水的描述        

  圣经对于大洪水的描述十分简短,含有极少的地质信息。怀爱伦的著作可对此提供更多的信息,但在大洪水发生时的大多数信息必须通过对自然的研究推理得出。由于人们对信息的缺乏,因此那些受默示的作者们少量的信息就显得极其重要了。我们应当先从对于大洪水前世界的一些描绘开始研究,因为这是被大洪水所毁灭的世界。        

  地球被大洪水突然地改变了。因此洪水前的状况一定与现在的十分不同。当时地球上没有雨(创2:5),但有丰富的湿气(第6节)以及河流(第10-14节)与海洋(怀爱伦,1890年著,第97页)。有一个很强的暗示说明有水隐藏在地下(创7:11;怀爱伦,1878年著,1901年著)。丘陵与山脉并不象现在的那样高、那样崎岖(怀爱伦,1947年著,第20页)。而且植物与动物的生命要高级得多(怀爱伦,1864年著,第33页;1890年著,第44页;1903年著,第129页)。        

  从《创世记》第七、第八章中我们可以推断出以下的大洪水时间表。挪亚进入方舟七天后,地下水喷出,伴随着至少持续了四十天的雨水。这四十天的时间似乎是包含在随后描述的一百五十天之内的(见对创7:24节的注释)。在此期间“水势浩大”──这句话可以解释为水位持续上升(创7:18),或一种连全球最高的山峰都被覆盖的平静状态(第19节)。《创世记》8:2似乎暗示水位一直上升到一百五十天末了,因为那时雨才止息、渊源才被闭塞了。随后是一个强烈的大风,水位下降、地面在225天的期间中变干。挪亚从他进入方舟382天后离开方舟时,至少附近较高的地带已经干了(第14节),并且可能有些新的植被已经发育(第11节)。许多重大的地质变迁还可能在此后的时间内继续进行。        

  值得注意的是大洪水的水位是逐渐上升的(怀爱伦,1864年著,第72页;1890年著,第100页;1901年著)。这恰好与地球的许多沉积岩的依次排序相吻合。因为如果大洪水象可推测的那样将一切都即时冲掉,这些沉积物需要较透彻的混合才能形成现今的沉积物顺序模式。当时还有剧烈的地质活动,包括地震、火山和喷射水流将大量的岩石抛入空中(怀爱伦,1886年著;1890年著,第99页)。        

  许多的构造活动(地球表面的升高和下沉)一定是在大洪水时发生的。有些山脉就是在当时形成的(怀爱伦,1864年著,第79页;1885年著;1890年著,第108页)。其他的山脉被改变,变得破碎和不规则(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地球的有些地区比其他地区受的影响更大(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        

  怀爱伦所写的一段重要的话语是:“上帝散播在海底的泥土、石灰和贝壳被举起抛在四处。”(怀爱伦,1886年著)广大的丛林被埋藏并形成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煤炭和石油(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1903年著,第129页)。当水开始下沉时,辽阔、混浊的海洋和软泥出现了(怀爱伦,1864年著,第77页;1890年著,第107, 108页)。剧烈的大风使地球变干(创8:1;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这风的暴力激动了水面,甚至把一些山头都冲掉了”(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        

  毫无疑问,怀爱伦与《创世记》的作者都认为大洪水覆盖了整个地球。《创世记》7:19-23节不断地强调了这一概念(哈塞尔,1975年著):“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地上所有移动的生物都死了”;“凡在旱地上,鼻孔有气息的生命都死了。他将一切活物都从地上除灭了”(英文RSV版)。“地球的整个表面都被大洪水改变了”(怀爱伦,1864年著,第78, 79页;1890年著,第107页)。        

IV、地质学与古生物学的基本原理        

  为了了解在大洪水时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必须先列举一下有关地球特性的一些基本原理。        

一、地球        

  地球在赤道的直径是12,757公里(7,927英里),并且地球不是一个真正的球体。它的两极略微扁平、赤道略微膨胀。两极的直径比赤道的直径要小43公里(27英里)。这一差异主要是由于地球自转的结果。这显示了地球非刚性的特性。这个特性对于一些在大洪水时发生变化的假定是十分重要的。地球内部的性质是通过非直接的证据推测出来的。在地球的中心有一个很重的核心(半径为6,950公里,或4,320英里)。此核心的中心是固体的而外部是液体的。从这个核心到地球表面之间是一个密度较小的地幔,并被一个密度更小的地壳包围着。地壳的厚度大约为33公里(20英里)。大陆下面的地壳比海洋下面的要厚。灾难性的事件,如火山和地震,能涉及到地幔和地壳。        

  目前大约百分之七十一的地球表面被海洋覆盖着,而剩余的百分之二十九形成陆地。约有百分之三的海面面积覆盖着相对较浅的大陆架,它们在地质学上被认为是大陆的一部分。        

二、地壳        

  三种基本的岩石种类:火成岩、沉积岩和变质岩。它们之间的区分主要是依据它们形成时所处的条件。火成岩是当岩浆(地球中熔化了的岩石)变冷在地壳中或地壳上结晶时形成的。火山岩是在地表变冷形成的喷出的火成岩。        

  沉积岩通常是从被运输的颗粒物黏结形成的。这些颗粒物大小不一,从黏土到大圆石,并根据形成它们的颗粒物的性质而分类。黏土岩就是由黏土形成的,砂岩是由沙土形成的等等。某些沉积岩(如有些石灰石、石膏和石化盐)是从溶液中通过化学沉淀而形成的。人们对沉积岩具有特殊的兴趣,因为它们可能含有过去生命的证据──化石。        

  变质岩是在具有足够的温度、压力的条件下,有时是通过化学反映使火成岩、沉积岩和其他变质岩造成的重大变化而形成的。大理石就是一种变质岩,它是由改变了的石灰石组成的。在某些情况下,花岗岩可能是由变质作用形成。        

  地质学家将任意一个地区的岩石划分成较大的单位,称为地质构造。比如,如果某地区的沉积岩含有一厚层砂岩,一厚层页岩(可能由砂岩和石灰石的薄层组成),加上大量的、厚层的石灰石。将它们分为三种地质构造是较为合理的。如果地层非常薄而且具有一个独特的相同特征,所有这些地层可被视为一个单独的地质构造。到1967年为止,仅在美国就有17,000多种不同的地质构造和分部被正式提出(参见克鲁何,1970年著,第2页;克鲁何等,1966年著,第3页)。        

三、沉积过程        

  一个象洪水这样的灾难可以产生大量的沉积。沉积的过程包括侵蚀、运输和沉积物沉淀并可能形成沉积岩。流动的水是最常见的运输媒介。据估计,中国的黄河每年携带20亿吨的沉积物流入大海(霍曼,1968年著)。在此河中,被运输的固体的重量有时可以超过河水本身的重量(马特斯,1951年著)。海浪和海潮的搬运能力也是相当大的。水的搬运能力随着速度的加大而显著加增。被运输的固体的最大运载量是速度的三或四次方(霍尔摩斯,1965年著,第512页)。也就是说,如果速度增加10倍,其运载量可增加1,000至10,000倍。        

  风是另一个运载量相当大的运输媒介。来自撒哈拉大沙漠的沙子被带到远至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等地。1883年,来自爪洼附近的克拉卡托亚火山爆发的火山灰被散布到整个世界,并在以后的许多年间造成了绚丽的日落景观。当然,飓风的搬运量是非常大的。在中东地区有许多巨大的沙丘,有的高达180米(600英尺)。它们的形成是由于风的搬运作用。        

  冰川侵蚀、运输和沉淀大量的沉积物。在此,运输的速度就相对缓慢。比如,1820年,三位导游在爬到法国布朗克山顶峰附近时,在一次雪崩中失踪了。四十一年后,他们的尸体在大约两英里以外的泊宋斯冰川的山脚下被发现(柏廷,1961年著,第126页)。冰川的搬运会留下明显的特征,如不分类的(从精细到粗糙物质相混杂的)沉积物以及在岩石上的划痕。这些划痕(冰川条纹)是在岩石被冰移动时相互摩擦产生的。        

  沉积物最终被运到一个他们停留的地点并形成沉积岩。这些颗粒物被各种通常在水中处于溶解状态的矿物质黏结在一起。沉积岩,特别是那些被水沉淀形成的岩石,通常在不连续的地层中被发现。这些地层是由于沉积过程中沉积物来源的改变而产生的。这些地层在一个水平、或近水平的平面上沉淀下来。这一事实被称为原始水平性定律。倾斜的地层通常是沉淀后地壳变动扰乱而产生的。沉淀的第二定律是十分显而易见的,即重叠定律。在一堆未被扰乱的沉积物中,最年轻的在上面而最老的在底下。一个沉积序列的沉淀可能需要极少的或很长的时间。        

四、化石化的过程        

  任何在地壳中被发现的过去生命的证据被视为一个化石。化石可以包括较为人知的软体动物贝壳、生物的模压品、或较罕见的动物足迹。化石在保存时期所发生的变动是极其微小的,正如有些被冻僵了的猛犸。但通常只有坚硬的部分得以存留,正如骨骼或贝壳。高矿物化的化石具有毛孔空间被矿物质所充满,而石化的形成就是以矿物质取代了有机物质。有些化石树木是被高矿物化的,而有的是被石化的。在许多化石的保存过程中,原有的有机物质中的氢、氧和氮已消失,只留下一个碳薄膜和一个痕迹。        

  化石在有些地区极其丰富,但在绝大多数沉积岩中却是十分稀少的,而且在许多构造中是完全不存在的。对于象《创世记》的大洪水这样的事件的研究是特别有意义的,因为现今绝大多数死亡的生物不能被保留下来。珊瑚礁是一个明显的例外,因为形成珊瑚礁框架的珊瑚骨骼随着珊瑚礁的生长而被保存下来。通常,机械的和化学的分解在保存前就发生了。比尔堡尔(1969年著,第39页)写道:“总的说来,一个生物越快地被埋藏而且它的沉积坟墓盖得越结实,此生物就会被保存得越好”。创造论和进化论古生物学家们都意识到迅速埋藏对化石保存的重要性。前者相信此事件主要是在创世记大洪水时发生的,而后者相信这是在许多较小的、中间间隔了漫长的时间的灾难中形成的。        

五、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        

  形成地壳的岩石被按照年代顺序编排起来,最古老的在最底层而最年轻的在最上层。这就是所谓的地质学或地层学柱状剖面年代表。详见总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的不同部分的命名将在下面的诸段中加以运用,如果读者对这些地层学名词不太熟悉的话,应查阅此图表作为参考。        

  创造论和进化论学者们均承认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的顺序并运用同样的科学术语。前者通常认为他们代表着一个相对较短的时期,而后者为其发展设定了上亿年的时间。        

  化石在显生时代中要比其下层的化石普遍和复杂得多。在显生时代中,最复杂的生命形体,如哺乳动物和开花植物,在最底层的部分中并不存在。这将在本文VI. 三中加以阐述。有些创造论学者(如普莱斯,1923年著;威特康姆与摩利斯,1966年著)否认了化石在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中的顺序排列。他们指出在有些地方这种顺序是不成立的,那些所谓较老的岩石在较年轻的岩石之上。他们辩论说由于在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中有普通化石顺序的例外,所以进化论是不成立的。不幸的是,他们所提供的例子通常是在地质活跃的地区,如洛基山脉和阿尔卑斯山脉。这些受扰乱的地区不能提供一个有说服力的辩论。因为顺序的错乱可以被解释为较老岩层的升起和滑动而压在较年轻的岩层上。这种观点在有些情况下被极具说服力的数据所支持。即便在有些地区化石确实是错乱无序的,不论是由于何种假定的原因,人们还是需要解释为什么在地球的绝大多数地区化石基本上都具有一致的顺序。这将在本文VI. 三中进一步加以讨论。        

V、地质学思想的新趋势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地质科学在思想上经历了重大的革命。这些变化的范围是极其广泛的,并且与创世记中所描绘的大洪水这样的大灾难模式特别相似。        

一、板块构造地质学        

  板块构造地质学的基本思想是十分简单的:大陆和海床一直在地球表面移动,此移动是通过地球表面的削减进入较深的部分或地球内部物质涌出地球表面来完成的。此观念包括的内容过于广泛,以至于观念整体具有大部分内容被接受或弃绝的特征。虽然在本世纪初人们对此观念曾有些推测,但直到六十年代中此观念才获得广泛的接受。许多没有接受这一新观念的地质学家受到严重的批判。        

  任何细心观察大陆外性的人都会对南北美洲东海岸与欧洲和非洲西海岸的吻合性有深刻的印象。板块构造地质学,特别是在此特例中──大陆漂移学说,认为在二叠纪时期这些大陆是在一起的,当时在他们中间并没有大西洋,然后他们漂移分开了。       

 为了更好地理解所发生的过程,我们必须考虑到有关地表组成的更详细的内容。      
  从全球范围的角度来看,岩石比我们平时所想象的要柔软得多。问题主要在于规模的大小,如一个跳蚤在轮胎上爬行,它会认为轮胎是相当坚固的,而我们却认为这是很有韧性的。地球看起来更象一个较软的塑料而不是坚硬的固体。大多数人对海潮十分熟悉。海潮是由月亮和太阳的引力产生的。坚固的土地也对日月的引力有反应,只不过比例要小得多。地震也说明地球不是一个太坚固的球体。当一个人研究地球表层的切面时,他会看到大陆下面的地壳是由花岗岩类的岩石构成的,而在海洋下面的地壳是由压缩了的玄武岩构成的(见本文IV. 二)。一层沉积岩的薄板覆盖了大陆和海洋的大部分地区。花岗岩的密度(2.7)比海床的玄武岩的密度(3.0),或下面的岩石圈的密度(约为3.3)要小。因此,花岗岩大陆实质上就是漂浮在密度更大的下层岩石之上,如同木头漂浮在水上一样。      
  板块构造地质学将地球表面分为两大层。外部的岩石圈较刚硬,并且包括有地壳和地幔上部约100公里(62英里)的部分。较柔软的软流圈在下面,并且是地幔的一部分。此理论认为在某些地方,如南美西海岸,岩石圈被陷入地幔。在其他地方,如中大西洋海岭,软流圈转变成了岩石圈。随着在地球上许多线形地方的,诸如上述两处的,海床的产生和同化,大陆在其上面被迫漂移。根据板块构造地质学理论,大陆虽然在二叠纪时期是在一起的,但被认为已经分离并改变外形和大小(霍雷与兰迪,1969年著;帕尔摩,1974年著)。对此可能性人们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德威与斯帕尔,1975年著)。列•彼昌等(1973年著)对板块构造学的观念给予了一个完整的记录。      
  支持板块构造学的证据包括:(1)有些大陆当被放在一起时完好的吻合;(2)南美和非洲之间独特的沉积岩的相符性;(3)海岭两侧海洋地壳磁性的几何反转模式,暗示了玄武岩在这些海岭中凸出来然后向两侧较有优势的磁极被吸展开;(4)深层地震中心大都集中在深至700公里(400英里)处,那里大概是岩石圈进入地内的地方,而在象中大西洋海岭等地方肤浅的地震带,岩石圈大概是在20公里(12英里)以下的地方形成。迦斯等著(1972年著)的一书中提供了一个关于支持板块构造学的证据浅显易懂的总结。      
  反对板块构造学的证据包括:(1)对应有些大陆板块中存在的问题,如人们必须忽略中美洲才能使南北美与欧洲和非洲相拼合;(2)对板块动力机理令人满意的解释;(3)一系列重要的古生物学和古气候学的数据显示大陆从未被移动过。卡勒(1974年著)近新编辑出版了一部列举反对板块构造学的书籍。      
  板块构造地质学的观念被绝大多数的地质学家所接受。此理论是本世纪地质学思想中最重大的改变,它引起了并且还在引发人们对于许多地质学观念的修改。许多问题尚未解决,但由于此观念如此地被人们所接受,我们可以想象它在今后的许多年内还会影响地质学的思想。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此理论是否会永远成功,或只是另一个过度性的观念。尽管支持此观念的数据十分令人信服,但也应当警惕。从海床得来的新数据显示出了许多令人费解的证据(卡尼普斯,1977年著)。板块构造地质学具有许多有趣的特征支持创世记大洪水的观念。正如迪金逊(1974年著)指出的,岩石圈的水平移动必须有主要的垂直移动伴随发生。这种现象在绝大多数大洪水模式中都会出现(见本文VI. 二)。大陆的分裂标志着一系列在创世记大洪水中会发生的活动。板块构造地质学所要求的不太刚硬的地球使在大洪水中发生的重大改变显得更加令人信服。      
二、地质均变论的降级      
  人们用多种方式对地质均变论的观念下了定义(见本文II. 一)。总的来说,此原理是指用现在的事件来解释过去的事件。从其最严格的历史定义来讲,它是指现在的地质过程的速度足以解释过去的改变。此理论与地质大灾难论正好相反。地质大灾难论认为过去发生过比现在可观察到的规模大得多的灾难。《创世记》中所描述的大洪水可以作为一个主要的例子。地质大灾难论传统上被现代地质学家所屏弃,他们将地质均变论当作一种宗教教条(胡维卡斯,1970年著)。此参考文献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关于此争论中所涉及的问题的完好描述。      
  在过去的二十年间,人们见证了对地质均变论观念的重新定义和降级。大灾难已不是人们完全回避的话题了,而地质均变论正被重新定义以便容纳一个与现今不同的过去。均变的思想正在被用在科学定律中,而不再特指地质学的过程了(歌尔德,1965年著)。因此它正在失去其在地质学上的重要性。此趋势的证据可以从诸如《地质均变论──一个危险的教义》(克利宁,1956年著)和《现在是现在的钥匙》(瓦伦廷,1966年著)等书籍的书名中看出。对于许多反对地质均变论的根本问题是:为什么过去的变率一定要和现在的一样,难道变化不能有自己的变率吗?过去不是与现在有着明显的差异吗?更进一步的讨论可在辛普森(1963年著)和基特斯(1963年著)的书中找到。      
  伴随近年来对古典地质均变论的降级而来的是地质大灾难论的兴起。如布任纳与戴维斯(1973年著)说:      
  “总的来说,对古代环境的沉积物分析否定了那种认为沉积物形成和散布依赖于正常过程的运转的流行观点。我们觉得一旦我们对于现代和古代的大陆架沉积物的研究产生了为认定风暴沉积的足够依据时,此类沉积将在许多类似的地质环境中被广泛地发现。”      
  亚歌尔(1973年著,第49页)反映了同样的思想:飓风、洪水或海啸可在一小时或一天内完成比自然正常过程一千年所完成的还要多。      
  本世纪沉积岩学思想上最重大的革命就是泥石流岩的概念。此观念也反映出了人们向地质大灾难论靠拢的趋势。泥石流岩对于大洪水的研究具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它们可以很大,在水下发生,而且它们的速度极快。我们可以用一个现代的例子作为示范。      
  1929年11月18日那天,在新英格兰的海岸和加拿大的沿海省份发生了一次地震。此地震被称为海岸大地震,导致了在大陆架边缘的一大片沉积物陷入海洋之中。它也使其他沉积物从松软泥土中解脱出来。这些沉积物是从大陆滑入北大西洋的深处的。它们最终在斜坡脚下的海底平原上铺开。其成分被移动了700多公里(430英里)。有人或许会想一团松软的泥土在海中漂浮会很快和海水相混合而使其整体被分解成孤立的个体,但事实并非如此。松软泥土的密度要比纯海水大,因为它是由水和大量的岩石、沙土、淤泥和黏土颗粒混合而成的。这个泥流在较轻的海水下面就象水在空气下面流动一样。只有一小部分的混合,在泥与水之间发生。这样的水下泥流被称为泥石流,而当其停止流动沉淀形成新的泥层时,它被称为泥石流岩。      
  这次地震对科学而言是十分有幸的,但对于商业电报事业却是极其不幸的。在大海岸泥石流附近的十二条跨大西洋的海底电缆在此次灾难中被毁,有的在两、三处被毁。人们通过电传的中断精确地记录了每根电缆第一次断裂的时间,并通过电阻和电容的测量确定出其地点。在大陆斜坡上端附近的地震中心的那些电缆几乎即时就被毁了。可能是因为沉积物塌陷造成的。而较远地区的电缆则随着泥石流扩展而逐一断裂。其移动的速度被计算大约为100多公里/小时(60英里/小时)。最后断裂的电缆是在650多公里(400英里)以外的地方,在地震发生后13个小时多一点的时候(希曾与俄温,1952年著)。据估计,从此泥流中产生出来的泥石流岩覆盖了十多万平方公里(四万平方英里),其平均厚度将近一米(2-3英尺)。其体积足以装满20排并排环绕赤道的油船(昆恩,1966年著)。      
  要使如此宽广的沉淀物那么快地沉落下来似乎是很不寻常的事,但这却是一个很寻常的现象。在亚利桑纳洲的米德湖,在湖东端克罗拉多河的入口处累积了大量的沉积物。有时一个类似泥石流的流体将这些沉积物的一部分转移到湖的另一端,大约有150多公里(100英里)远。在此例子中,其移动的速度似乎极其缓慢,需要许多天才能走完此路程。泥石流岩在瑞士的湖中也曾被发现过。1954年,许多电缆被一个由地震导致的泥石流所破坏。此泥石流发源于阿尔及利亚的海岸并且流入了地中海。在南大西洋的海床上,一个泥石流岩的序列在距其发源地──亚马逊河1,450公里(900英里)的地方被发现,其中含有几厘米厚的植物物质层。这标志着泥石流式的流体可移动相当长的距离(巴德等,1970年著)。希曾和俄温(1952年著)认为泥石流岩在北大西洋可移动1,600公里(1,000英里)。      
  泥石流岩具有某些特殊的特征,如正常的分级(颗粒大小在沉淀物中从下到上的逐渐变化,从粗糙的到细小的)、颗粒的方向性以及特殊的接触与内部的特征。正因为如此,它们可以在地壳中发现的古老沉积岩中被辨认出来。人们可以想象,在一个象创世记所描绘的大洪水这样的全球性大灾难中会有大量的泥石流岩产生,而且事实就是这样。它们在岩层中广泛和大量的分布更加提高了这样的一个大灾难的可信性,特别是他们都在海平面以上的极高的地方并且覆盖了大陆的大片地区。一个单一的泥石流岩可以有20米(66英尺)厚,它是由一个单一的飞快移动的混浊泥水所形成的(亚歌尔,1973年著,第35页)。其中产生较大岩体的泥流量约为100立方公里(24立方英里)(沃尔克,1973年著)。      
  对于成千上万彼此层叠的分级岩层,人们曾将其解释为在浅水区缓慢沉淀形成的。但自从泥石流岩的概念问世25年以来,此现象被解释为急速的泥石流所形成的(沃尔克,1973年著)。即使是在某些泥石流岩中发现的沉积岩──泥石流岩间层,人们有时也将之解释为急速的泥石流岩沉积的结果(鲁普克,1969年著,sepm,1973年著)。      
  科学证据表明在过去历史中发生的某些事件,可能是按照与以前所相信的完全不同的方式发生的。这是由于有一个象可以想象的大洪水似的灾难所造成的。然而地质均变论并不会很快地被人们所屏弃。在近些年来,虽然此理论受到了激烈的争论(瓦伦廷,1973年著),但它还被许多学者视为地质学的基础原则之一。但是,现代的趋势正在导致对此理论的一个重新的定义,以降低其在地质学中的有用性。      
VI、大洪水模式      
一、大洪水在地质柱状剖面年代表中的位置      
  对于地质学和创世记的信息相结合的努力,人们必须注意到目前地质学思想中两大领域的变迁──即板块构造论和地质大灾难论。这两个理论对大洪水模式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因此在使用现有的观点时一定要十分谨慎。      
  测量表明现今的沉积是非常缓慢的,然而在地壳中已发现的沉积岩的厚度却是极其巨大的。这需要相当漫长的时间使这些沉积岩以现有的速度累积。大量的研究(埃基尔,1976年著,第14页)使许多调研者得出结论认为沉积岩是在三百万至十五亿年的时间内形成的。这些估算的平均值只是现今认为的地球年龄的百分之五。然而这些估算值比圣经年代所允许的几千年要漫长得多。为了解决这一明显的冲突,创造论者们假定绝大多数地质柱状剖面中的沉积岩都是在大洪水时沉积形成的。在现在观察的基础上,大洪水急速的沉积速率是可以想象的。为了调解沉积的普通速率和圣经年代之间的差异,人们必须将绝大多数地质柱状剖面归结于大洪水。      
  有些创造论者和有神进化论者曾建议大洪水可能是在更新世或更近代的时间。人们必须首先假定在创世之初(含有一些化石的较低岩层)至大洪水之间经历了相当长的时间,才能作出此种假设。《创世记》所给予的描述并不支持这种观点。而且在地质柱状剖面上端附近,人们无法在任何地方指出哪里有一个将天下的高山都淹没了(创7:19)的全球性的洪水。有些人假定有一个区域性的洪水。但一个区域性的洪水同样不符合《创世记》所给予的描述。而且这使得为保存陆地动物免于一个区域性的洪水而建造的巨大方舟显得不可思议。      
  地质柱状剖面在不同的层面中显示着不同种类的生物(见本文IV. 五)。进化论者觉得这正体现出一个进化的过程。但是,相应产生的过度形体却毫无踪影,而且似乎宏观进化从来就未发生过(见前章)。创造论者将地质柱状剖面在各层面中生物的差异归咎于大洪水(见本文VI. 三)。如果人们给地质柱状剖面设定很长的时间,那么人们就需要在不同的时期(岩层)对待不同的生物种类。这就需要进化或累进创造──在不同的时期发生的一系列的创造(拉姆,1956年著,第226页)。累进创造论既不与创世记相符,也不与上帝在第四条诫命更直接的话语相符:“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海,和其中的万物”(出20:11)。如果人们相信一位诸如圣经所描绘的,诚实的、忠实的和公义的创造主的话,就绝不会暗示说他在给我们十条诫命时欺骗了我们。人们可以假定某种通过一系列创造来创造生命的上帝,或是某种通过一些经历了漫长年代的进化过程来创造生命的上帝。然而这似乎完全不符合圣经中所描述的真实上帝的品格(赛45:19;多1:2)。      
二、模式      
  很少有人将地质学的新信息与圣经的启示相结合形成一个全面的大洪水模式。当然人们应当谨慎,因为有些数据只是临时性的。但是我们同时也拥有大量的较客观的数据。这些数据应当被任何试图将圣经启示和科学信息结合在一起的人所参考使用。人们期望着此结合将会早日出现。目前人们只能做一些临时性的建议。      
  1、大陆陷落模式。此模式总体上讲很简单。此模式认为在大洪水以前各大陆底部铺垫着花岗岩,和现在相同(见本文V. 一)。花岗岩地底的平均厚度比现在的小,这使得过去的山比现在的要低。花岗岩的分布更为广泛,这使得当时的海洋比现在的要小。有的海在不同的高度,正如现在地球上所有的一样(如黑海和大盐湖)。这些海当中,有些坐落于花岗岩底的大陆上,而最低、最辽阔的海的底部是由玄武岩组成的,这和现今的海洋是一样的(图2和3)。当时有相当大量的水隐藏在地下(见本文III)。运用板块构造论的基本观念──地球较深层的软流圈的运动,人们就可以接受一个全球大洪水的观念。由上帝的介入所引起,此软流圈从大陆下面逐渐转移到海洋下面,导致大陆收缩与海洋的升高。当海底达到一个高于大陆的高度时,海洋沉积岩将被转移到一个大陆的较低的收缩部分。这与怀爱伦的言辞相吻合:“上帝散播在海底的黏土、石灰和贝壳被举起,扔到四处”(怀爱伦,1886年著)。大洪水并不是一个偶然事件(见本文III),而且当水上升时,洪水逐渐毁坏了大洪水前的地貌,如此在沉淀物中产生了一定的秩序。水来源于大洪水前的海洋、地球内部(大渊的泉源,创7:11)以及雨水(可能部分由火山提供)。水蒸气是火山气体的主要组成成分。由于在整个地质柱状剖面中都有火成活动和造山运动的证据,火山活动、火成岩的侵入和局部地区相对的升高,一定发生在整个大洪水过程中。泥石流在当时会很寻常。      


  当整个地球都被水所覆盖以后,上述过程的反演被上帝的作为所引发。较轻的大陆将会升高,而海将下沉,各自还原到其后来正常的高度。这将会在大洪水的后半段发生。大风会帮助风干某些沉积岩,甚至导致某些山顶的切除(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根据板块构造模式,在大洪水的后半段这一时期中,软流圈与岩石圈的转换将以一个较急速的速率形成现今的海床和大陆模式(见本文V. 一)。但是,这样形成的大陆会较小,含有较厚的花岗岩底用以支撑较重的沉积岩和较显著的地势(怀爱伦,1947年著,第20页)。地壳中的变化将会在挪亚离开方舟后很长的时间中继续下去,逐渐减少至现今的水平。大气层中大量的火山灰可以挡住一部分来自太阳的辐射能而导致地球降温(布鲁克斯,1949年著,第208页)。这一降温现象可以导致广泛的冰川作用的形成,特别是在极地。      
  这一临时性的模式应被视为进一步研究的框架。      
  2、大陆和海洋翻转模式。此模式认为在大洪水时,地势较高的地壳部分被冲刷到大洪水前的海洋中。这些海洋被假定要比现在的小。当较高的地区被雨水和大洪水的洪水所侵蚀,均衡说的调节(随载重量的变化而产生的地壳的纵向运动)将会使原先较高的地区提升得更高,促成进一步的侵蚀,同时在大洪水前的海洋中累积的沉积物越来越厚。最终大洪水前的大陆被全部侵蚀而海洋海底变厚的沉积物产生变质现象(见本文IV. 二)。这些地区(海洋)的沉积物的底层部分被吸收变成地球内部柔软的岩浆,这会使剩余部分变得较轻。均衡说的调节将使它们提升并形成现今的大陆。其结果将是大洪水前的海洋与陆地的颠倒。大量的火山活动与这些事件相关联,导致现在在地壳沉积岩层中和其上发现的一些极其普遍的玄武岩流。这些新大陆的漂移将会产生现今的大陆分布和海床结构的模式。但是,这种漂移和均衡说的调节应当是在比现今绝大多数地质学家所想象的速率快得多的速度进行的。      
  大陆陷落模式(见本文VI. 二、1)的许多细节,如火山作用、冰川作用、泥石流等,都可以适用于翻转模式中。翻转模式所提出的大洪水前大陆的完全毁灭似乎与怀爱伦的建议不相符。怀爱伦认为大陆的有些部分所受的影响不象其他山脉那样严重,而那些受害严重的山脉变得破裂和不规则并非被毁灭;平原(不是海洋)变成了高山(怀爱伦,1890年著,第108页)。      
  3、其它模式。在十九世纪末,有人建议地球在冷却时收缩,造成褶皱的山脉。此过程就象风干的苹果的收缩。此观点在地质学中曾获得了正统的地位,但现已不再流行了。此模式对于大洪水模式具有一些有趣的可能性的解释,特别是有关由于地球收缩使地壳变厚所导致的褶皱山脉的起源以及大陆的提升。      
  一个更大胆的假想──地球膨胀说,自板块构造学说诞生以来得到了人们额外的关注。尽管目前绝大多数的地质学家们都弃绝此观点,在科学著作中一直有一些学者支持此观点(凯利,1975年著;施特沃特,1976年著)。没有人知道未来的科学探索会对此观念有什么样的启示,倘若存在的话,地球会膨胀到何种程度。此观念对创造论学者们确实有一些有意义的内容,并且这也是一种不可武断地排除在外的可能性。我们可以将其归咎于创造周的第三天(创1:9, 10)或是大洪水的结束导致大陆的分裂并形成我们现有的海洋。      
  这些观点都只是推测,但它们提供了一些有趣的可能性的解释。它们没有被人们普遍接受,但是大陆漂移的观点在几年前还被人们认为是不正确的。      
  4、结论。很显然,不是所有上述列举的模式都有可能是正确的,但它们可能是相互联系的。当人们考虑位于花岗岩地壳上的大洪水前海洋发生了什么变化时,大陆陷落模式中就含有翻转模式的成分。适当程度的地球膨胀和收缩可能在任何一个模式中存在。在实际事件中,可能含有这里谈到的每个模式的一些部分,以及其他尚未提出的模式。真理往往并不象我们有限的智能所容易编造的那样简单。      
三、化石顺序与大洪水      
  正如人们在地质柱状剖面中注意到所发现的各种生物种类,很显然的,通常被认为是最复杂的生命形体并不在较低的底层中出现。化石在沉积岩中的一般分布模式被许多创造论学家以一个被大洪水所淹没的自然的、生态的顺序为根据来解释。人们假定在大洪水以前,动植物的分布象现在一样分散在各处不同的地区。这在高山地带极其明显,在海拔较低地区的动植物与同地带较高处的动植物有着巨大的差异。      




  当考虑大洪水是怎样导致在化石记录中所发现的顺序时,人们必须区分我们所熟悉的区域性小洪水和在《创世记》中所描述的不太熟悉的全球事件。我们通常想象一个洪水将沉积岩从较高的地区冲刷到一个较低的地方,并且使之混合成一个杂乱的样式。在全球规模的洪水中,此模式就不会是那么杂乱了。当洪水逐渐上升毁灭各样的大洪水前地貌以及其中的独特的生物时,一个顺序就会产生。人们可以想象在如此大的灾难中巨大的波浪。怀爱伦提到方舟在波浪中被抛来抛去(怀爱伦,1890年著,第100页),并且向不同的方向移来移去(同上,第99页)。一个三米(10英尺)高的浪可以产生每平方厘米七十克(每平方英寸30磅)的压力。泥石流(见本文V. 二)通常会将沉积物携带到地势较低的地方,一层层有秩序的重叠在一起,就象人们在地壳诸多的沉积岩序列中所观察到的一样。按此顺序排列的化石顺序从某种程度上反映了被逐渐上升的洪水所毁的地貌被侵蚀的顺序。此观点被称为生态成带学说,是由H•W•克拉克提出的。图4,取自他本人出版的书中(克拉克,1946年著),表现了一种设想的大洪水前地貌。如果这种地貌被上述的大洪水所毁灭,人们就可以取得我们现在在化石记录中所发现的顺序。地质柱状剖面中的证据,对于有些人来说表现了一个累进的进化顺序,而对于另一些人则同样充分地标志着在大洪水前地球表面上不同的海拔所特有的不同种类的生物。这有点象现今的状况,比如我们在海底找不到老鹰和乌鸦。      
  有时人们有一种将生态成带模式过于简化的趋势,将现今的生态分布与洪水前的相提并论,这是绝对不可的。因为化石记录不容许我们这样做。比如说,我们现有的海洋生物几乎全部生活在海平面以下。当我们观看化石顺序时,我们在石炭纪发现大量的陆地植物,通常与任何现在生存的植物都不一样。再往上在二叠纪中,我们在这些陆地植物的上面发现大量的海洋生物,通常与以下个层的都不一样。这种排列顺序在中生代中再次出现。在现今的地球上人们找不到类似的排列顺序。如果我们假定海洋在大洪水以前处于不同的高度(图3和4),那么我们就可以根据不同的大洪水前生态分布来解释此排列顺序了。另一个选择是假定有些生态学上独特的地区在被上升的洪水毁灭之前提升并且/或者陷落。      
  在地质柱状剖面不同层次中,化石独特性的程度以及这些化石种类中有些化石的广泛分布,使得生态成带模式成为以大洪水模式为前提的化石顺序的最佳解释。此模式同样解释了索引化石的存在。其他被用来解释化石顺序的因素包括重力排序特性(密度较大的生物在大洪水中陷得较深)、运动特性(运动能力较强的生物在大洪水中逃到最高的层次)、漂浮特性等。毫无疑问,这些因素在大洪水中在有限的范围内是十分重要的。但任何一个因素都很难解释所发现的整个化石顺序。或许原始的生态分布、排序、运动和漂浮都在大洪水时发挥了作用。      

  生态成带模式提出了一个与现今截然不同的大洪水前生态系统,认定大洪水会对地球生态造成极大的改变。古生物学的数据显示了一个与现今截然不同的过去。比如,过去的温度可以通过寒带或热带生物化石的存在来估计。地球的热带地区在过去似乎要广泛得多(门泽斯等,1973年著,第350页)。布鲁克斯(1949年著,第204页)估计从寒武纪到第三纪中新世,在北纬40至90度之间的现代大陆地区的古代气温比现在平均要高7°C(13°F)。很显然,过去是过去的钥匙!      
  正如本文VI. 一中所述,创造论学者们通常将地质柱状剖面中含有化石(显生时代)的那部分基本上都包括在大洪水之中。如果人们能够在地质柱状剖面中指出大洪水是从哪里开始到那里结束的话,那将是最好不过的了。然而对于一个象大洪水这样复杂的事件,如此简单的答案是不现实的。在世界的某一个地区,大洪水最后的沉积物可能是侏罗纪时期的,其上再没有沉积物了;但在其他地方这可能是在第三纪中新世。第三纪中新世可能表现了洪水的一个最大限度,因为在地质柱状剖面中此处出现了巨大的气候和化石的变化。大洪水的起始也是很难确定的,因为在大洪水以前就可能会有一些化石现象出现。如果当时有珊瑚礁的话,情况一定是这样的。这些结构主要是由化石组成的。在大洪水时,它们会被打碎、移动和重新堆积,形成再制的化石。在许多地方,寒武纪可能是大洪水活动的起始点,而在其他地方,其起始点可能会更高或更低。      
  据报告,有些稀有的蠕虫和水母化石在前寒武纪的最上端被发现。这些化石可以代表大洪水前或大洪水时的沉积物。寒武纪与前寒武纪之间的界限是很难确定的(库维与格莱斯纳,1975年著;斯坦利,1976年著)。前寒武纪化石十分稀少并且包括许多识别不确定的或被弃绝的化石(如克劳德,1973年著;克诺尔与巴尔古恩,1975年著)。被认为是由藓类植物形成的结构──基质物在某些前寒武纪岩层中十分丰富。有些在前寒武纪岩层相当深的地方被发现(梅逊与范•布鲁恩,1977年著)。如果这些最终被证实是过去生命的真正证据的话,它们将代表大洪水前的沉积物,或者人们需要(至少在这些地方)将大洪水的起始点挪到一个比大多数创造论学者们所习惯认为的古生代底部还要低得多的地方。      
四、创世记大洪水的证据      
  由于圣经中所描绘的大洪水是一个奇特的事件,人们很难想象出来。我们不能只因为同样的说法可以对从未发生过的事件而言,便否定大洪水的发生。一个合理的调查系统应当允许特殊事件的发生。虽然我们不可能获得大洪水的直接证据,但如此巨大的一个重大灾难应当留有支持其发生的丰富的间接证据。      
  1、海洋沉积岩的分布。覆盖地球的沉积岩层的一个独特的特征是在大陆上的沉积岩的平均厚度约是海底岩层(1.5公里)的五倍。有些本来是被河流等携带到海洋的沉积岩可能被一个将岩石圈吸入地幔的削减过程所吸收成为地幔(见本文V. 一)。有多少沉积岩会被吸入地幔是一个只能猜测的问题。大陆上三分之一的岩层中含有海洋生物化石,因此这些岩层发源于海洋。这是关于全球性大洪水的一个更大的问题。这一事实恰恰与怀爱伦所给予的海洋岩层提升的思想相吻合(见本文III)。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建议认为目前海洋的岩层非常稀少,因为这些岩层只是从大洪水末期才开始累积起来的;大陆上的海洋岩层代表大洪水前在海洋里的物质。不相信象大洪水这样一个全球性大灾难的地质学家们,通常将在大陆上大量的海洋沉积物的存在解释为,当大陆在漫长的时间里位于海平面以下时,大陆的大部分区域累积了海洋沉积物(如布鲁克斯,1949年著,第206页;施罗斯与施彼德,1974年著)。这种观点并非从未遇到过挑战(维斯,1972年著)。认为过去的大陆较低的观念与上面提到过的第一种模式十分相似(见本文VI. 二、1)。在上述第一种模式中,大陆在大洪水时陷落。除此以外,海洋沉积物的数量之大与分布之广是人们所未曾预料到的,除非人们用创世记式的洪水来解释。      
  2、大陆上独特的土地沉淀物的广泛分布的特征。在大陆上,带有来源陆地化石的土地沉淀物广泛分布的独特特征,正是大陆上发生过一种没有现代类比的大灾难的证据。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三叠纪的含有化石木头的胫尾骨(shinarump)混合体。这是在美国西南部发现的秦勒(Chinle)构造的一种。此混合体有时延伸入粗糙的砂岩中。其厚度通常小于30米(100英尺),但遍及近二十五万平方公里(十万平方英里;格利高利,1950年著)。人们认为需要有一种比现有的力量大得多的力量来形成如此广泛分布的连续性粗糙沉积层。象某些人所声称的区域性的沉积活动不可能形成如此的连续性。其他构造的基础混合体体现出了相同的证据。      
  许多广泛分布的、连续的地质构造与其独特的特性,标志着一个象全球大洪水那样大范围的广泛的沉积。比如,美国西部从堪萨斯洲到犹他洲,从加拿大到新墨西哥洲的色彩斑斓、含有恐龙的侏罗纪摩利逊构造(辛泽,1973年著),然而其平均厚度仅为150米(500英尺)。这些不胜枚举的、分布广泛的构造体现了沉积的水平连续性,其规模之大是难以被人想象的。许多地质学家将此解释为区域沉积特征的组合。这同样是令人极其难以想象的,局部的沉积现象竟能产生出如此薄而广的连续的构造来。人们同样会问,在假定的沉积构造所需漫长的时间中区域性的活动怎能如此一致,这些数据与一个象创世记所描绘的大灾难式的洪水更加吻合。      
  3、化石记录中缩减了的地方性。现今的生物地方性(分布的地方化)要比化石记录中的大得多。换句话说,化石物种要比现存的物种在地球表面上分布得广泛得多。许多古生物学家们提到了这一区别(如舒尔,1969年著;巴尔古恩,1953年著;瓦伦廷与摩瑞斯,1972年著;瓦伦廷,1973年著)。一个全球性的大洪水可以导致化石记录中缩减了的地方性,当时会有一些生物的水平移动发生。另外,地球起初较为均衡的气候条件也会导致这一现象(怀爱伦,1890年著,第61页;1947年著,第46页)。在这两种情况中,这些数据都支持圣经所给予的模式。      
  4、泥石流。在本文V. 二中所提到的急速的水流沉积的泥石流岩的新概念与象创世记大洪水一样的大灾难极其吻合。只有时间会告诉我们,沉积岩中哪些部分最终将被认定为泥石流岩。泥石流岩往往十分复杂,不总是分层的,而且有时无法辨认。多特(1963年著)提到在加洲的温土拉盆地的某些沉积岩中约有不到一半的泥石流岩。在美国西北部从泥盆纪到始新世地层的某一部分中,他估计30%为分层的(泥石流岩),15%为石灰石,15%为火山岩,还有40%起源不明。      
  人们可以假定在大湖中和大陆被淹没部分产生了泥石流,然后允许漫长的间歇期。但是越来越多的大陆上的沉积岩被认定为,标志着象大洪水一样规模的水下活动,并且与现在大陆上的沉积模式截然不同的,泥石流岩。      
  5、层界间侵蚀特征的缺乏。层界在许多岩层中都可以找到。它们代表着地质记录中的时间间隔。这些间隔表现了时间的作用。这些长时期的间隔所带来的侵蚀应当是明显的,而且有时这些特征会在一个新的沉积循环中被埋藏保留下来。具有重要侵蚀特征的层界全然的空缺,表明沉积循环之间的间隙是十分短暂的,如我们现在所能看到的在地球表面上诸多的峡谷。这正好与大洪水模式所描绘的一样。虽然有少数化石峡谷的存在(如科亨,1976年著),但与其现存地表的大量存在相比,其在远古沉积岩中的普遍缺乏,支持沉积岩迅速沉积、只有极短时间的侵蚀的观点。      
  准平原的概念被某些地质学家用来解释层界中主要侵蚀特征的缺乏。准平原被视为是分布广泛的低地势地区的侵蚀地表。但产生准平原所需的独特的事件顺序(托恩布利,1969年著,第185-188页),使得许多学者对此观点提出疑义(如霍尔摩斯,1965年著,第575页;福斯特,1971年著,第65页)。如果准平原是化石记录的一个普遍特征的话,那么我们应当能够找到现代实例;而布伦姆(1969年著,第98页)却对现代准平原的存在表示怀疑。      
  显然,地质学记录中的层界特征似乎为大洪水模式所需的相对连续的沉积过程提供了证据。      
VII、有关大洪水地质学的一些课题      
一、沉积岩的来源      
  地球表面拥有大量的沉积岩。因为在这里经常有化石的存在,因此这些大都被认为是大洪水时沉积下来的(见本文VI. 一)。地球的某些地区没有沉积岩,而有些地区的沉积岩则深达16公里(10英里)。其平均厚度据估计约为800米(2,600英尺)(布拉特,1970年著;彼提约翰,1975年著)。相对于整个地球的大小而言,这只是一个非常薄的表层(彼提约翰,1975年著)。在一个直径为30厘米(12英寸)的地球仪上,这只能用一个比一张普通纸的四分之一还要薄的表层来表示。大洪水时要产生这一沉积岩所需一般数量的侵蚀,来源于如下的活动:(1)火山喷发,(2)可能与大洪水无关的前寒武纪沉积岩(见本文VI. 三),(3)大洪水以后的一些侵蚀,以及(4)从大渊的泉源中涌出来的沉积物(怀爱伦,1890年著,第99页)。这些活动可以将大洪水时侵蚀的平均深度削减一半左右(即400米,或1,300英尺)。这一数据并非毫无根据,例如1883年在犹他洲的卡纳布河谷发生的大洪水在不到八小时的时间内划出了一个80米(260英尺)宽的区域,其深度约为15米(50英尺)(基鲁利等,1968年著,第218页;另见布鲁恩,1962年著)。      
  不同种类的沉积岩可能来源于不同的根源。来自海洋的黏土和石灰应是某些页岩(由黏土构成的)和大多数的石灰石(由石灰构成的)的根源。而通常不含有化石的沙石则应当来源于大渊的泉源或是在大洪水以前出现的不含化石的前寒武纪沉积岩。这些沉积岩也有可能成为其他大洪水以后沉积岩的来源。煤炭和石油应来自大洪水前生长的植被。辽阔的森林在大洪水时被埋藏在地底下,日后变成了煤炭并形成了广阔的煤矿,并且生成了石油为我们先进的舒适和便利提供服务(怀爱伦,1903年著,第129页;另见1890年著,第108页)。大洪水前的植被可以很容易地提供我们在地球上找到的煤炭和石油。直到近些年来,人们才开始意识到这种化石燃料并非无穷无尽的。据估计,地球上碳的含量在5至10x1012吨(如波尔克特,1951年著;雷纳尔斯,1973年著)。只要地球的四分之一被最大限度的正常范围内的温带丛林所覆盖(威塔克,1970年著,第83页),就可以产生10 x1012吨的碳,足够形成我们现有的煤炭和石油。值得一提的是,怀爱伦将大洪水以前的植被描述得比现在的植被要高大得多(怀爱伦,1864年著,第33页;1890年著,第44页;1903年著,第129页)。我们应当注意到上述的数据并不包括在页岩中发现的脱氧的碳。怀爱伦似乎并非指这种碳而言的。页岩中脱氧的碳的含量(不是石灰石等所含的碳酸盐)约是煤炭和石油中发现的碳的含量的500到1,000倍(鲁贝,1951年著;波尔克特,1951年著)。关于这种碳的来源,学者们给予了以下的假设:包括有(1)大洪水前的尸体(皮尔,1963年著),(2)一种无机的起源,如对于石油形成的假设(波尔菲洛夫,1974年著),(3)脱氧的碳可能是地球原始的组成部分之一,就象在有些陨石中发现的一样。有些学者提出了陨石与沉积岩中的有机物之间的联系(德金斯,1964年著)。      
二、时间因素与沉积      
  对于灾难性的洪水的观点与地球缓慢演变的过程的一个根本的区别就在于其所需用的时间。标准的地质时间表主要是依据辐射度年代测定法,它是用来反驳全球性大洪水观点的最常见的论据之一。此时间表设定显生时代有6亿年之久,而地球的寿命为40至50亿年。地球的许多地质特征显示这一时间表对于沉积岩来说是不正确的。例如:      
我们可以合理地设想沉积活动应当在地球的许多地方时常发生,而且至少在某些地方被保留了下来。然而如果我们将不同的沉积岩层的地质剖面图中最厚的部分加起来的话,其总和的最大厚度为138,000米(452,000英尺)(霍尔摩斯,1965年著,第157页)。而这对于地球进化模式所提出的时间来说实在是太薄了(亚歌尔,1973年著,第34页;另见本文VI. 一;以及洛特,1975年著)。象圣经中所描绘的那样一个大洪水则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形成沉积较快的沉积岩。       
用同样的逻辑,地球各大陆由于侵蚀而产生的剥蚀的速度也是如此。按照现今的速率,各大陆在假定的漫长地质时期中应被消除过好几十次了(多特与巴藤,1976年著,第136页;朱逊,1968年著;格利格,1968年著)。标准的解释是,山脉经历了不断的隆起,从而产生了连续不断的沉积岩记录。然而这种解释与地质剖面的普遍存在并不相符。而一个独一的灾难又可以解决这一难题。       
许多被认为是经历了亿万年风化的侵蚀残骸却只具有极少的侵蚀(推达利,1976年著)。这也同样显示其实际年代要比普遍接受的时间短得多(洛特,1976年著)。      
三、冰川作用与大洪水      
  微小的气候变化可以在地球表面留下无法想象的后果。地球的平均温度只需降低几度(1.5~8°C,3~14°F)就能带来一个冰川时期(普拉斯,1956年著)。      
  冰川作用的证据在过去的许多地质记录中找到。其中最重要也最确切的冰川作用的证据是在更新世岩、二叠纪石炭层和前寒武纪岩中发现的。更新世岩是所有岩层中最重要也最为人所接受的。创造论学者们普遍将其认定为大洪水后的冰川作用现象(见本文VI. 二、1)。在地球南半球发现的二叠纪石炭层冰川作用的证据靠近地质剖面的中部,即大洪水中期。这些证据可能并非冰川作用的表现。克鲁威尔(1964年著)对于可以形成冰川的堆积(冰碛和冰碛岩)列举了七种不同的解释。上述三种冰川沉积中最令人怀疑的就是前寒武纪岩的冰川作用(1)可能不是冰川作用,或者(2)可能代表了渊面黑暗(创1:2)时温度下降而产生的冰川作用。      
四、人类化石与大洪水      
  许多所谓的化石人或其足迹在前上新世岩中被发现。然而迄今为止尚未出现过任何真正令人信服的实例(如纽费尔德,1975年著)。许多人在问为什么洪水前的巨人(创6:4)在化石记录中竟如此显著地缺乏。对此问题人们还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科学回答。读者或许可以在怀爱伦所提供的信息中获得有助于思考的启示(怀爱伦,1890年著,第100, 102, 108页)。      
VIII、结论      
  许多与过去的地表特性有关的特征并不代表现今的环境条件。这一点是十分值得注意的。许多这些主要特征在大洪水模式的框架下可以得到最佳的解释(见本文VII. 四)。然而对于试图将地质学的数据与圣经作者的信息合而为一的工作却由于确切信息的缺乏而受阻。圣经以及怀爱伦的著作对于过去的地质时间只给予了极少的细节。现今在地质学思想上的革命,使许多从对地球历史的自然研究中推断出来的结论都只具有临时性意义。本文旨在表明我们在现阶段所有的认识程度。      
  当我们试图揣摩《创世记》的大洪水时,我们没有现代的实例相类比。因此对于解经的工作也就显得极具挑战性,但这是一个十分有意义的挑战。为了面对这一挑战,创造论者们只有做最佳质量工作才行。      
  传统的地质学“解释”与《创世记》大相径庭。详细的检验为我们的信心提供了依据,因为地质学的“数据”与《创始记》其实并不矛盾。随着人们对地球历史研究的不断深入,上帝的两大著作:大自然与圣经之间的和谐将越来越得以表露出来。      
图解出处:      
《地质柱状剖面图总表》,化石分布主要依据麦克阿利斯特,1968年著以及哈尔兰德等,1967年著。      
《地球部分表面剖面图解,根据板块构造学说》,修正地援引自J•F•德威与J•M•波德,1970年著《地质物理研究杂志》75期:第2625-2647页。      
《一个实验性的大洪水模式》,假定的大洪水前生态援引自克拉克(1946年著),经许可再版。      

参考书目:      
D•V•亚歌尔,1973年著《地层学记录的性质》,约翰威里父子出版社,纽约。      
R•G•巴德等著,1970年著《深海钻井项目的初步报告》,第四册,斯克里普斯海洋学学院,加州大学。      
E•S•巴尔古恩,1953年著《植物生命的地质记录中证明气候变迁的证据》,选自普里斯顿•克劳德主编,1970年著的《地球历史历险记》第732-741页,W•H•福里曼出版社,旧金山。      
J•R•比尔堡尔,1969年著《查究过去,古生物学简介》,再版,普林苔斯会堂出版社,新泽西州恩格伍德克里弗斯。      
L•柏廷,1961年著《拉鲁斯地球百科全书》,普罗姆丢斯出版社,纽约。      
H•布拉特,1970年著《地壳沉积平均厚度的确定:沉积学的方法》,《美国地质学会公报》81期:第255-262页。      
H•波尔克特,1951年著《论含碳物的地质化学》,《地质化学与宇宙化学》杂志2期:第62-75页。      
R•L•布任纳与D•K•戴维斯,1973年著《因风暴产生的类贝壳沙岩:威俄明州与蒙大拿州上侏罗纪高能海洋沉积的起源》,《美国地质学会公报》84期:第1685-1686页。      
C•E•P•布鲁克斯,1949年著《历代的气候:对气候因素及其变化的研究》,麦克格劳希尔出版社,纽约。      
A•F•布鲁恩,1962年著《南犹他州的多彩之地》,犹他州布莱斯峡谷的布莱斯峡谷自然史协会,与犹他州锡安自然史协会。      
S•W•凯利,1975年著《不断膨胀的地球──短文评论》,《地球科学评论》杂志11期:第105-143页。      
H•W•克拉克,1946年著《新洪积学说》,科学出版社,加州安格温。      
P•克劳德,1973年著《伪化石:敬请提防》,《地质学》杂志1期(3号):第123-127页。      
J•W•库维与M•F•格莱斯纳,1975年著《前寒武纪与寒武纪的界限:专题论文集》,《地球科学评论》杂志11期:第209-251页。      
J•C•克鲁威尔,1964年著《含有分散的巨碎片的沉积物对气候的意义》,选自A•E•M•耐恩主编,1964年著的《古气候学的问题》第86-99页。跨学科出版社,约翰威里父子出版社,纽约。      
E•T•德金斯,1964年著《陨石与沉积岩中的有机物质之间遗传学关系》,《自然》杂志202期:第1092-1095页。      
J•F•德威与J•M•波德,1970年著《山带与新地区构造学》,《地质物理研究杂志》75期:第2625-2647页。      
J•德威与H•斯帕尔,1975年著《前中生代板块构造学:威尔逊周期可以在历史上往回延伸到多远?》,《地质学》3期:第422-424页。      
W•R•迪金逊主编,1974年著《构造学与沉积》,经济古生物学家与矿物学家协会,特刊22期。      
R•H•多特与R•L•巴藤,1976年著《地球的进化》,再版,麦克格劳希尔出版社,纽约。      
D•L•埃基尔,1976年著《地质学时代》再版,普林苔斯会堂出版社,新泽西州恩格伍德克里弗斯。      
J•弗罗里与H•拉所罗佛马所安德罗,1973年著《进化论抑或创造论?》,SDT出版社,法国。      
I•G•迦斯,P•J•史密斯与R•C•L•威尔逊主编,1972年著《理解地球》再版,阿耳特弥斯出版社,英国。      
J•吉鲁利,A•C•沃特斯与A•O•伍德福特,1968年著《地质学原理》第三版,W•H•福里曼出版社,旧金山。      
S•J•歌尔德,1965年著《地质均变论是否必要?》,《美国科学杂志》263期:第223-228页。      
C•B•格利格,1968年著《后寒冷时期的剥蚀率》,《荷兰气候学会杂志》71期:第22-30页。      
H•E•格利高利,1950年著《犹他州与亚利桑那州锡安公园地区的地质学与地理》,《美国地质学测量专业论文》第220页。      
W•B•哈尔兰德等,1967年著《化石记录》,伦敦地质学会。      
G•F•哈塞尔,1975年著《圣经对大洪水范围的观点》,《起源》杂志2期:第77-95页。      
B•C•希曾与M•俄温,1952年著《泥石流与海中塌陷物,以及1929年的海岸大地震》,《美国科学杂志》250期:第849-873页。      
L•F•辛泽,1973年著《犹他州的地质史》,《布里格汉姆杨大学地质学研究》杂志20期第3部分,犹他州普罗沃。      
J•N•霍曼,1968年著《世界大河的沉积物产量》,《水资源研究》杂志4期(4号):第737-747页。      
A•霍尔摩斯,1965年著《物理地质学原理》再版,罗纳尔德出版社,纽约。      
R•胡维卡斯,1970年著《地质学中的大灾难论,其相对于现实主义与地质均变论的科学性质》,北荷兰出版社,阿姆斯特丹。      
P•M•霍雷与J•R•兰迪,1969年著《前漂移时期的大陆核心》,《科学》杂志164期:第1229-1242页。      
S•朱逊,1968年著《土地的侵蚀──或我们的大陆在发生什么变化?》,《美国科学家》杂志56期(4号):第356-374页。      
C•F•卡勒主编,1974年著《板块构造学──评估与再评价》,《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协会实录》23期。      
A•卡尼普斯,1977年著《深海钻井项目》,《地质时代》杂志22期(1号):第18, 19页。      
G•C•克鲁何,1970年著《1961-1967年美国地质学名称辞典》,《美国地质学测量公报》1350期。      
_______ 等,1966年著《1936-1960年美国地质学名称辞典》,《美国地质学测量公报》1200期。      
D•B•基特斯,1963年著《地质学理论》,选自C•C•阿尔布里顿主编,1963年著的《地质学的结构》第49-68页,阿迪逊卫斯理出版社,麻萨诸塞州雷丁市。      
A•H•克诺尔与E•S•巴尔古恩,1975年著《前寒武纪有机体:对证据的再评价》,《科学》杂志190期:第52-54页。      
P•D•克利宁,1956年著《地质均变论是一种危险的学说》,《古生物学杂志》30期(4号):第1003-1004页。      
P•H•昆恩,1966年著《泥石流》,选自R•W•费尔布里奇主编,1966年著《海洋学百科全书》第1册第943-948页,莱恩霍尔德出版社,纽约。      
X•列•彼昌,J•弗朗彻图与J•邦宁,1973年著《板块构造学》,《地质构造学的发展》6期,埃尔塞威尔科学出版社,纽约。      
T•R•梅逊与V•范•布鲁恩,1977年著《来自南非的3十亿年前的基质物》,《自然》杂志266期(5597号):第47-49页。      
G•H•马提斯,1951年著《密西西比河的怪人怪事》,《科学美国》杂志184期(4号):第18-23页。      
A•L•麦克阿利斯特,1968年著《生命的历史》,普林苔斯会堂出版社,新泽西州恩格伍德克里弗斯。      
R•J•门泽斯,R•Y•乔治与G•T•罗,1973年著《深海环境与世界海洋的生态学》,约翰威里父子出版社,纽约。      
B•R•纽费尔德,1975年著《恐龙足迹与巨人》,《起源》杂志2期:第64-76页。      
A•R•帕尔摩,1974年著《寻找寒武纪世界》,《美国科学家》杂志62期(2号):第216-224页。      
H•F•皮尔,1963年著《对四千年以上放射性碳测定年龄的准确性具有重要性的两种地质化学参数之时间变化的重新评估》,硕士论文,太平洋联合大学,1963年6月,加州安格温。      
F•J•彼提约翰,1975年著《沉积岩》第三版,哈珀与罗出版社,纽约。      
G•N•普拉斯,1956年著《二氧化碳与气候》,《美国科学家》杂志44期:第302-316页。      
V•B•波尔菲洛夫,1974年著《石油的无机起源》,《美国石油地质学家协会公报》58期:第3-33页。      
G•M•普莱斯,1923年著《新地质学》,太平洋出版协会,加州芒廷威尔。      
B•拉姆,1956年著《科学与圣经的基督教观点》,威廉•B•俄尔德曼斯出版社,密歇根州大急流城。      
W•A•雷纳尔斯,1973年著《对世界碳循环的总结及对审慎研究的建议》,选自G•M•伍德威尔与E•V•彼坎主编,1973年著《碳与生物圈》第368-382页,美国原子能委员会。      
A•A•洛特,1975年著《在试验中的旧遗传》,《起源》杂志2期:第100-103页。      
_______. 1976年著《地质学的变化与时间》,《起源》杂志3期:第106-108页。      
W•W•鲁贝,1951年著《海水的地质学历史:陈述问题的一种尝试》,《美国地质学会公报》62期:第1111-1148页。      
N•A•鲁普克,1969年著《在某些始新世泥石流岩序列中河床厚度的诸方面》西班牙比利牛斯出版社,《地质学杂志》77期:第482-484页。      
sepm,1973年著《泥石流岩与深水沉积》,太平洋区域短期课程,加利福尼亚州安娜海姆。      
G•G•辛普森,1963年著《历史科学》,选自C•C•阿尔布里顿主编,1963年著的《地质学的结构》第24-48页,阿迪逊卫斯理出版社,麻萨诸塞州雷丁市。      
L•L•施罗斯与R•C•施彼德,1974年著《火山口与大陆边缘构造故事的关系》,经济古生物学家与矿物学家协会,特刊22期,第98-119页。      
N•F•舒尔,1969年著《由腹足纲软体动物描绘的北美白垩纪生物区》,北美古生物学大会进程,第L部分第1610-1637页。阿兰出版社,堪萨斯州劳伦斯。      
S•M•斯坦利,1976年著《化石数据与前寒武纪至寒武纪的进化过度》,《美国科学杂志》276期:第56-76页。      
I•C•F•施特沃特,1976年著《斗篷羽毛的分离与不断膨胀的地球》,《地质物理学杂志》46期:第505-511页。      
C•R•推达利,1976年著《论古形体的生存》,《美国科学杂志》276期:第77-95页。      
J•W•瓦伦廷,1966年著《现今是解释现今的钥匙》,《地质学教育杂志》14期(2号):第59-60页。      
_______. 1973年著《显生时代分类学的多样性:对不同模式的检验》,《科学》杂志180期:第1078-1079页。      
J•W•瓦伦廷与E•M•摩瑞斯,1972年著《地球构造学与化石记录》,《地质学杂志》80期:第167-184页。      
R•G•沃尔克,1973年著《清扫泥石流烂摊子》,选自R•N•金斯堡主编,1973年著《沉积学不断进化的观念》第1-37页,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出版社,巴尔的摩。      
J•C•威特康姆与H•M•摩利斯,1966年著《创世记的大洪水》,长老会与改革宗出版社,费城。      
怀爱伦,1864年著《属灵的恩赐》共3册,评阅与宣报出版社,华盛顿。      
_______. 1878年著《时兆》杂志1月3日刊,加州芒廷威尔。      
_______. 1885年著《评阅与宣报》杂志2月24日刊,华盛顿。      
_______. 1886年著《手稿》第62号,怀爱伦托管委员会,华盛顿。      
_______. 1890年著《先祖与先知》,太平洋出版协会,加州芒廷威尔。      
_______. 1901年著《时兆》杂志4月10日刊,加州芒廷威尔。      
_______. 1903年著《教育论》,太平洋出版协会,加州芒廷威尔。      
_______. 1947年著《救赎的故事》,太平洋出版协会,加州芒廷威尔。      
R•H•威塔克,1970年著《社区与生态系统》,马克米兰出版社,纽约。      
D•U•维斯,1972年著《穿越时光的大陆干舷》,《美国地质学会实录》132期:第87-100页。 
 
    整理发布:归正福音网[www.guizheng.net]
 
更多 初信福音
把成功当作偶像的征兆
人心中的空洞唯有上帝才能填满
神对他子民的特别眷顾
灵界大混乱
心门被打开了
轮回与祭祖的再思
从佛僧到牧师-大堀善谛
基督教与佛教的重大区别
《圣经》是神的话
怎样向亲人传真福音(下篇)
点击图书频道!
初信疑惑 圣经问题 更多
·夫妻同看色情电影是罪吗?
·阴间没有商量的余地
·天堂和地狱,真的存在吗?
·基督徒过春节注意事项
·未曾听见福音就离世的婴孩得救
·基督徒贴耶稣像可以吗?
·耶稣为什么死于心脏破裂
·为什么其它宗教思想都不是敬拜
·如何看待音乐圣诗摇滚化的情况
·什么是绝对的真理?
·慈爱的上帝为何容许魔鬼存在害
·非洲饥荒中的孩子没听福音受害
首 页  回归圣经  教牧培灵  抵御异端  初信福音  信仰问题  福音书房  护教卫道
信仰宣告 - 了解本站 - 捐助圣工 - 微信平台
Copyright 2008-2018 www.guizheng.net Email:6351186@qq.com
关于我们